馬云郭廣昌演講:過冬靠自己 熬過挑戰的企業才有抗體

2018-12-04 09:53 來源:互聯網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整編/盒飯君

  來源:盒飯財經(ID:daxiongfan)

  12月1日,浙商總會年會在杭州召開,會長馬云、副會長郭廣昌等在現場發言。對于過往成績、當下環境以及未來發展,馬云和郭廣昌如何看待?

  馬云:熬過挑戰的企業才有抗體

  馬云在浙商總會年會上說,未來充滿不確定性,企業家可能是世界上真正把握不確定性的群體,把不確定性變成確定性,很多人做企業是把機會做成災難,災難變成機會,真正看清楚,就不會悲觀或者樂觀,而是去尋找解決方案。

  抱怨和躲避解決不了問題,在危機關頭,只有熬過挑戰的企業,才有抗體。

  魯冠球、馮根生、沈愛琴等老一輩浙商相繼在今年辭世。馬云在演講中表示,“過去一年,我們一直都在告別,告別了浙商當中開先鋒之先,開天辟地的一些人物。在告別的時候我們在想,我們這一代浙商應該從他們身上繼承些什么?是傳說中浙商的8000億資本嗎?我想我們繼承的不是資產,而是在繼承和發揚浙商‘敢為天下先’、吃苦耐勞、創新奮斗的精神。”

  他特別提到了當下的發展環境:

  “我們今天所遇到的困難其實和美國企業當年所經歷的困難無法相比,和40年以前浙商面臨的改革開放剛開始的困難環境無法相比,今天幸運得多。過去的40年,浙商是在中美合作的關系發展中起來的,未來的40年,我們浙商要在新型的中美關系中,在國內經濟的轉型升級當中,找到自己新的位置。這是挑戰,也考驗我們浙商的擔當,也是浙商的自我升級迭代。這么多年來,浙商做得好,不僅是因為我們會吃苦,而是因為我們會學習,我們會應對變化。因為我們很清楚,只有變革才有我們的機會。任何變化,你把它當做災難的時候,那就越來越不順眼,當做機會的時候就越看越有意思。在危機關頭,能夠熬過困難,熬過挑戰的企業才有抗體。總是抱怨自己沒有遇上好的年代,這樣的人永遠不可能遇上更好的時代。”

  “經過這一輪的洗禮,能夠活下來的企業,活下來的浙商,肯定已經不是過去的浙商,一定是未來的浙商。”馬云說,浙商要超越商人,告別野蠻生長的市場,“今天社會進步,商人不能有錢就要干,而要有所為有所不為,要從商人走向企業家,以國家利益為重,以社會利益為重,以未來為重。相信大家一起相信未來,看見未來,擁有未來”,希望浙商要依靠家國情懷、責任感和價值取向而聞名世界。

  在會上,談到“風口論”時馬云說,當一個還沒有成立幾天的小公司,就憑著幾個故事、幾個員工得到了幾十億美金的估值,什么都沒有,還嫌少的時候,我們就進入了跨度期,要提前做準備;當一個企業拿自己公司80%的資產質押出去,拿錢去做與自己主業不一樣的東西的時候,就要想到問題已經開始了。很少有企業能夠越做越大、越做越好,因為很多人永遠相信“賭博”,永遠相信all in。

  郭廣昌:這個冬天會非常冷,“過冬”要靠自己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在過去40年里,我們浙商靠著“四千”精神,吃苦耐勞、不懈努力,應該說一直走得比較順。前幾年,雖然我們每年都說困難、“年年難過”,但實際上還是“年年過”。但這個冬天,我感覺有些不一樣。尤其今年很多企業家朋友都出了問題,而且不是小企業,有些企業很不錯,甚至是上百億市值的上市公司。

  我就在想,到底怎么了?剛才陳龍教授也給大家詳細說了外部環境的變化,那我們自己呢?這么多年來,我們一直說我們要改變自己,那我們改變了多少呢?

  所以我對現在經濟的看法是:第一,經濟的確會很困難,這個冬天會非常冷。

  第二,世界上要有一個救世主,就是市場;而在市場里,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

  所幸,黨和國家已經很清楚的看到了這些問題和困難,也出臺了一系列針對民營企業發展的政策和舉措。所以,我判斷未來的形勢會好一些。但能否度過這個冬天,根本點還在于自己。

  作為我們自己,現在必須要做的一件事,是反省、是捫心自問。我覺得現在我們必須認真想想我們遇到的問題是什么?前五年我們又做了些什么?

  以下這四個問題,是這幾年我自己一直在捫心自問的:

  1、我們要捫心自問,我們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在客戶身上?花了多少時間在了解自己的產品上?花了多少時間在提升產品服務上?

  每個董事長,首先應該是自己公司的首席產品體驗官。產品好不好,客戶滿意不滿意?我們自己應該是最了解的。但這種了解絕不能依靠你的喜好和直覺,你需要花更多的時間跟客戶去溝通。尤其產品銷量不好,市場上又有很多競爭,你就特別需要更用心地體會產品。

  現在,我花時間最多的就是研究產品。經過這段時間的研究,我基本認為要造好產品,方法大致有兩種:一種是做平臺,但是能做成像阿里、騰訊這樣大平臺的企業畢竟是少數。第二就是花更多的時間去琢磨怎么做好產品。

  但如果做產品,我必須要強調一點:我們一定要做精品,一定要千錘百煉,一定要為客戶創造價值。

  2、我們經常要捫心自問,我們花了多少錢在研發上?花了多少時間在學習新的業態上?花了多少時間去感受新的趨勢和方向上?

  我相信,現在大家都很重視移動互聯網。但我想問:我們的制造企業,有多少人真正懂得了移動互聯網嗎?移動互聯網只是在淘寶上賣東西嗎?馬校長已經把阿里這家互聯網企業做得這么好,但他還是會花大量的時間在研究線下商業、實體制造。

  所以說,我們千萬不能因為取得了成績,就不學習了。永遠只有比別人學得更快,我們才能比別人走得更好、更遠。現在客戶的需求變化非常快,我們也進入了一個科技研發能快速轉化為成果的時代。在這樣的時代,技術的進步、產業的進步、市場邏輯的進步,逼著我們要不斷學習。

  另一方面,一定要重視科技研發和創新。我們很多出問題的企業,雖然他們的公司已經很大,但總體感覺他們生產的大部分產品還是同質化、低科技的產品,而且他們以前一直是靠低毛利來不斷擴大銷量。但這個時代變化太快了,很可能你生產出來的不是產品,直接就是庫存。所以,現在尤其要用科技創新來引領。

  3、我們要捫心自問,我們花了多少精力在組織升級和人才培養上?我們花了多少精力在引進高級人才上?花了多少精力在年輕人身上?我們有沒有在90后、00后身上學到了什么?

  組織、人才,絕對是一家企業最核心的資產。因為所有的事都需要對的人去實現。而且根據市場的發展和變化,我們的組織需要不斷升級,企業的人才要不斷換倉。我們一定要吸收具備高能級、更在狀態、更渴望成功的人。大家都有自己的團隊,但我們花了多少精力在團隊的升級上?

  我舉個例子。復星的狼隊這個賽季從英冠踢到了英超。但我突然發覺,英冠雖然踢得好,但是到英超以后,卻碰到了很多的問題。為什么?因為英超要求我們球員的素質和英冠是不一樣的。現在中國經濟不管跟美國發生什么,都是一個比較長期且難以解決的問題。但不管怎么解決,中國經濟已經在參與全球競爭了,客觀上我們已經在踢“世界杯”了。這個時候,你的人才還是停留在原來的狀態,不出問題不是很奇怪嗎?

  4、最后,我們還要捫心自問:我們到底愿意不愿意慢下來,去做點慢的事情?

  改革開放40年,中國速度是大家津津樂道的,什么都發展得很快。這讓我們已經習慣了快。比如我們看到馬校長用十幾年打造了一個世界級的巨無霸企業,大家都很想去復制他成功的路徑。

  但全世界只有一個馬云,誰都像他一樣,這個世界還了得?所以你要知道,你自己該做什么,你有沒有沉下心來做你該做的事?我們很多企業,我對他們做事的風格有一種感覺,就是All in,就是“賭”。這個“賭”不是說去賭場,而是說做企業很有“賭”性。之前的40年,因為整個市場在發展,一俊遮百丑,你很大概率賭成功了。但你千萬不能把經濟的大勢當作你自己的能力,如果市場不好了,會怎么樣?All in一下會很爽,但之后呢?

  我相信我們真的要沉下心,做對的事情,做難的事情,做需要時間積累的事情。

  當然,講了這么多困難和問題之后,我還是對未來始終充滿信心:

  我堅定地相信,中國的市場化程度一定會越來越高,我們民營企業的營商環境會越來越好。包括我相信,不久的將來一定會減稅,以降低企業的成本、激發企業活力。

  我堅定地相信,中國的企業家,尤其浙商,都非常能吃苦,只要我們真的加大創新,我們的未來會得到更多的發展。

  我堅定地相信,我們一定會融入全球。對于我們來說,尤其浙商,這是未來我們重要的方向。我們浙商不害怕去全球競爭,在越來越開放、越規范的市場,在全球化的融合中,全球浙商只會越來越好。

  這就像中國足球一樣。中國足球要踢世界杯,只有讓我們球員去全球踢球,才能得到真正的鍛煉,而不只是在中超拿高工資。

  我堅定地相信,我們浙商有這份期望,我們浙商有這份能力,讓我們一起努力。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