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云最新演講:中國還有3次巨大的機會!(看懂未來的10條建議)

2018-12-10 16:55 來源:互聯網

2018年最后一個月的第一天,浙商總會年會在杭州召開。

浙商總會會長、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分享了在當下的經濟形式的感想,并做了“感恩時代、不忘使命、擁抱未來”的主題演講,干貨滿滿,對企業家與創業者非常具有指導意義。

馬云在會上致辭認為,未來十年二十年,中國將進一步市場化。面對內憂外患,我們國家會有變化,每個人應該主動改變,而不是等待。馬云更是分享了對當下的經濟形勢的感想:

“有人把災難做成了機會,有人把機會變成了災難。真正看清楚的人沒有悲觀和樂觀,只是暫時的困難,如何處理。”面對機會或者災難,需要有未來關、全局觀、全球觀。

談到中國未來的機會,馬云認為中國還有三次巨大的機會。

第一,未來十年二十年,中國將進一步市場化,這是不可改變的;

第二,中國最大的機會,是內需,是消費市場,3億中等收入,要變成中產階級,中國內在潛力巨大無比,未來一定是服務業為主。

第三,供給側改革,經濟全面數據化。所有的企業必須上云,必須用數據發展。

以下是馬云現場演講記錄:

1 宏觀經濟跟你沒有多大關系

企業家就是要面對不確定性,把握機遇,不確定性變成確定性。宏觀跟你沒有多大關系,我們擔心的90%和宏觀有關系,但是90%的宏觀和你都沒關系。經濟學家是對昨天的總結,而對未來的把握,有時候是一種直覺。完全按照經濟學家說的做,就麻煩了。聽到不同之處,看到不同之處,想到不同之處,才會有企業家的機會。

郭廣昌、陳東升前面分享的一點,我們都認同。我們看到了今天經濟形勢非常糟糕,非常艱難,但我們都充滿了對未來的期待,對未來的希望,充滿了信心。看清楚了,并不擔心,最怕的是你沒看清楚,你以為是機會,你以為是災難。有人把災難做成了機會,有人把機會變成了災難。

真正看清楚的人沒有悲觀和樂觀,只是暫時的困難,如何處理。我在公司強調三個觀,第一是未來觀,第二是全局觀,第三是全球觀。我們已經融入世界,已經在踢世界杯了,要有全球的視野。

2  前進中的休整

中國有三樣事情面臨挑戰:第一,好處和壞處,反腐倡廉,中國過去幾年展現了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決心和毅力。刮骨療傷,就有休養生息的過程。很多地方干部,剛剛上來,對經濟的把握需要一個過程。第二,當年的經濟基本以簡單的招商引資為主,今天中國是第二大經濟體,是需要運營的,不能簡單粗放管理,很多干部還沒有轉變過來。挑戰越來越大。(是的,馬云漏講了一點...)

公司越大,壓力越大,事情越多,決策越艱難。我每日如履薄冰,回頭看企業小的時候的困難,那都不是事兒。指點、抱怨很容易,真的自己去干也很復雜。這么多年大家都在講轉型升級,到底如何轉型升級,大家一頭霧水,此時此刻,速度放緩,也很正常。

中國14億人,這么大的經濟體,不可能一直按照過去一樣高速發展,其實前面高速成長,是不正常的,是不可持續的。不能認為好是應該的,有好,就有不好,經濟起起伏伏很正常。大家不用太擔心,浙商過不去,別的企業也過不去。

3 中美貿易之爭是歷史性的機遇

中美貿易,人們過度關注特朗普,沒有去關注美國政治。特朗普講話有點怪異,但是做的事情對美國還是很靠譜的。比如大規模減稅,對商業的認識和理解,對貿易戰的把握、拿捏,談判的節奏,是個高手。把對手看的強大一點,永遠不是壞事。美國未必一定希望貿易戰打下去,這兩天到了關鍵點。(事實上,馬云的這個觀點在當天就得到了印證。12月1日,中美雙方決定停止升級關稅等貿易限制措施,包括不再提高現有針對對方的關稅稅率,及不對其他商品出臺新的加征關稅措施。)

美國經濟的增長和失業率的下降,是基于中美貿易逆差的,貿易逆差對美國是有好處的。

美國在過去20年,做了了不起的國家戰略,美國有了巨大的經濟增長,也產生了貿易逆差。有一點肯定,世界貿易游戲規則將會發生巨大變化。我們都要考慮,什么是未來的貿易規則。即使過兩天中美達成協議了,大家也不要高興,競爭的格局已經形成了。美國對中國增長的勢頭保持警惕,不會改變,對蘇聯、對日本歷來如此。好未必是好,壞未必是壞,關鍵是企業家自己的判斷。

中美貿易之爭要看做歷史性的機遇,會促進中國更加開放,進一步改革。我也相信中國每一次改變自己,都會越來越強,中國每一次開放,都讓我們越來越強大。重要的不是跟他人吵架,而是改變自己。中國自己的市場極其大,還有一帶一路,我們有的是機會。企業家是應對貿易戰最主要的主力軍。在我眼里,沒有民企、國企、外企之分,只有有沒有企業家精神之分。

4 中國還有三次巨大的機會

第一,我相信未來十年二十年,中國將進一步市場化,這是不可改變的。我們一方面希望市場化,另一方面又不斷盼望政府出更多的政策,這本身就是矛盾。聽市場,不聽市長,跟政府戀愛,不跟政府結婚。這次去杠桿,那么多企業股權質押,胡亂投資,我們有沒有反思過自己,過去幾年做錯了什么。我們需要反思,否則依然會走回老路。風來了,豬都會飛,風過去了,摔死的都是豬。

過去幾年創業公司,僅僅靠故事,估值就能到十幾億美金,是嚴重的泡沫。當一個企業把80%的股權質押,拿錢做非主業業務,就應該預感到危機。很少有企業持續越做越大,因為我們永遠相信賭博,永遠相信all in。希望浙商能從這次去杠桿,經濟困境中,問問自己到底學了什么。內憂外患,我們國家會有變化,每個人應該主動改變,而不是等待。

第二,中國最大的機會,是內需,是消費市場。3億中等收入,要變成中產階級,中國內在潛力巨大無比。未來一定是服務業為主。中國和美國不一樣,不同的文化、不同的階段,一定是不一樣的。只有服務業,才是未來解決就業的關鍵,制造業已經不是就業的主力大軍。服務業對勞動者的素質更高。未來的制造業離開服務業就不可能生存,未來的服務業也是制造業。

海底撈是制造業,只是端到桌子上的時候,是服務業。阿里巴巴也是制造業,我們制造數據、處理數據,用數據作為生產資料支持別人發展。

第三,供給側改革,經濟全面數據化。所有的企業必須上云,必須用數據發展,這才是供給側改革必須跨過去。美國原來的前十名,都是傳統制造業,現在大都是數據企業、高科技公司。

當年用煤的企業,都討厭用電的企業,但是最后用煤的企業都被打敗了,這就是技術革命。未來的市場規模,一定是靠創新起來的。我們講新零售,不是買東西,而是做服務。新制造業,不是規模化、標準化,而是柔性化、個性化。

浙江企業過去四十年敢為天下先,是因為我們對未來相信,因為相信,所以看見。我們不能跟著別人去抱怨,抱怨永遠是loser。我們也不能抱怨虛擬經濟對實體經濟的沖擊,沒有虛擬經濟,哪來實體經濟的發展,是一個硬幣的兩面。

實體經濟不等于制造業,更不等于傳統落后制造業。實體經濟也要改革,也要創新。服務業和制造業不能對立,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不能對立。金融不是壞東西,只是以前的金融沒有發展好。我們不是去杠桿,而是降杠桿。

最后,我期待我們所有的企業家,如果有機會,見到領導,參與座談會,請大家講真話、講實話,不為自己講,為企業講,為經濟講,別講空話、套話。更要有正能量,有建設性的方案,不要純粹抱怨。

我們有的企業家參加座談會,要么給自己做廣告,要么就是一切都好,企業家的政協委員、人大代表,要肩負起這樣的責任。只有擔當更多的責任,才會受人尊重,做事情的時候,才有根有據。

5 不忘初心,不搞投機

面對當前的形勢,每家公司處理的方式方法都不一樣,但是有一點,不要跟風暴對抗。人、組織、文化、業務,當初的戰略到底是什么,想明白了沒有,在風暴的時候修煉自己。阿里巴巴做的那么大,但是本質上都是一件事情,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我們從來沒有跨出自己的邊界。

企業運營多元化,有問題,今天中國絕大部分企業家,不具備多元化的能力,沒有足夠的組織保障,沒有技術保障。

改變自己很難,但是只有改變自己,才有希望。越是形勢不好,我們越是要有戰略定力,不要去投機。美國的企業講究戰略,當年的蘇聯講究戰役,日本企業講究戰術,只有戰略、戰役、戰術結合起來。戰略對未來如何判斷,戰役考驗組織能力,戰術執行能力。今天企業光靠勤奮努力已經不夠了,我們必須培養自己對未來的判斷能力,全球化組織能力,把錢放在員工身上,把希望放在年輕人身上。

早做安排,找好接班人。接班人要提前培養。不要以為企業離不開你,很多時候是你離不開這個企業了。為了讓你的企業基業長青,為了讓你的企業更能把握未來,多用些年輕人,多把時間花在他們身上。這是過去我們阿里巴巴最驕傲的地方,人變了,世界才會變。

泡沫時代是誕生不了好企業的,泡沫過去,倒下的都是爛企業。當然,沒有泡沫的啤酒,也不好喝。企業家就是把握不確定性,創造美好的未來。

實際上,早在半年前,馬云在浙商總會的半年度工作會議就對企業家與創業者的國內外生存形勢進行過精準預判。

馬云直言:今天的形勢變了,未來30年將重新洗牌,企業立足的關鍵點在于更新理念和思考。邦哥特此選擇整理出當時的犀利觀點,供讀者收藏分享。

1 聽不懂政策,企業要想不被淘汰怎么辦?

現在整個形勢就像前兩天我聽了很多企業家跟我講的,人人都是嘴上不說,心里個個擔心。嘴上不說,怕說了以后反而政府對他的看法不一樣、銀行對他的看法不一樣、員工對他的看法不一樣,但他心里特別擔心,去杠桿、去產能,其實每個人壓力非常大,非常大的企業都為了幾個億的錢弄得心驚肉跳。

以前企業家做企業老是等政策,今后要懂政策。國家的國策如果三令五申,四、五次,七、八次在講的時候,你要非常小心。

其實去杠桿、去產能也好,供給側改革這兩、三年來已經說了多少遍?很多企業家都把它當作文件在看,因為以前說得跟做得不一樣,現在說得跟做得是一樣的。但是只是政府、國家太大,一個政策下來得兩、三年的時間。

所以,有的時候要高度注意,一個政策出來,一個國家要想說什么話的時候,這個事情你要想明白,仔細聽聽它到底是真的、假的,是否真存在這個問題,你要提前兩、三年做好逃跑、轉移、升級的準備,而不能等到來了以后再改,那只能是斷臂,來了再不改,你還想等待機會?沒機會了。

而且我個人覺得這一輪的經濟去杠桿、去產能、去污染這些企業,從國家來看,從我們這些企業來看,我覺得去得好,必須死掉一批企業。這些企業在最有錢的時候、最有勢的時候、位置最好的時候,居然沒有去做這樣的戰略轉型,居然沒有看到這些問題,在最好的時候沒有聽懂國家的政策、沒有看到未來趨勢的災難性,不改,你說這些企業不死怎么辦?我認為死一批企業也挺好的。

希望大家認真學習一下我剛才講的從等政策到懂政策。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人認真學過“十九大”,反正我自己組織公司內部學了五、六次,認認真真看。記住,現在的老板和當年是不一樣的,他真覺得要干的時候,就一步一步地來。所以,你不對“十九大”政策認真地看,知道什么叫做發展不平衡性、不充分性,什么叫做研究脫貧防風險的三大攻堅戰,你不去想明白這些東西,三年以后一步一步大量過來的時候,你就昏倒了。

不要把今天的文件和當年的文件去比,今天的文件是很有料的,看看你的企業是不是撞在風口上。

 2 一定要在陽光燦爛時修屋頂

今天不是所有的企業都糟糕,也有好企業,很多人說企業不好、實業不好、實體不好,是你的實體不好,小米不是蠻好的?零售不好,零售也有很好的啊。金融不好,金融也有很好的。只是你沒有去擁抱這個變化,你沒有改變自己,你在最好的時候沒有改變自己。

多年來,在阿里我自己的感受很深,我那時候一直堅信一個東西,我的想法就是在陽光燦爛的時候修理屋頂,公司在形勢最好的時候、業績最好的時候、利潤最好的時候、士氣最好的時候必須改革,一定要在陽光燦爛的時候爬到屋頂上修屋頂,千萬不要下雨、下暴雪的時候再跑到屋頂上修一修,你可能就摔死在屋頂上了。

形勢不好的時候,你要非常小心,該宰的宰、該萎縮的萎縮、該退縮的時候退縮,但是理想主義不能變。退縮不等于丟理想,要修復自己。

但是今天我們所有的企業都要認認真真地去思考,絕大部分優秀的企業家都是哲學家,哲學家的主要觀點是苦頭吃多了,才會變哲學家,學習是成不了哲學家的,你只有自己苦頭吃了,你知道好與壞,才能重新調整過來。

3 未來的利潤取決于技術含量

我覺得整個企業如果沒有技術含量,如果大家還在資源投入、資金投入、勞動力投入,這個時代完全過去了,未來的利潤就在于你的技術含量,未來的市場不在于多大,而在于多深。你想想,日本的市場是深度非常深,中國市場廣度很大,中國的市場遠遠未開拓,中國有巨大的機會在這里。

希望大家多注重這個觀念的思考,以后制造業就是一個創造業,以前的制造業企業花時間都在想融資、買設備、搞定材料,未來的制造業請大家多花點兒時間不是引進資金,而是引進知識、引進人才,把這方面做好。

我自己在2001年、2002年,阿里巴巴最困難的時候,整個互聯網泡沫沒了的時候,很多互聯網公司都把自己的互聯網幾個字都改掉了,不能再叫互聯網了,太丟人了。

但是我們覺得那時候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把所有的錢集中起來培養人才、訓練人才、訓練干部,認清楚自己的互聯網到底能走多久。每個行業我們去思考,你這個行業、產業到底能走多久,是否真有希望。如果大家都沒希望的話,你堅持是不是有可能。在出問題的時候把自己想清楚。

4 未來經濟一定是利他主義

未來的經濟一定是利他主義。在IT時代是立體圍剿,我越來越強越好,而未來的經濟是所謂平臺經濟,平臺經濟就是讓別人比你更強,什么叫生態,就是你強,合作伙伴必須強,合作伙伴強,你也能強起來。所以,這種理念重新的顛倒和思考,是未來30年我自己覺得重新洗牌的關鍵點。

一個企業能否做得好,一個企業的組織是不是設置得好,要什么樣的人才,做什么樣的產品,這個產品與眾不同,關鍵在于你這個公司的思想跟別人不一樣。所以,我覺得浙商了不起。因為我們看得遠,我們看得各自不同,企業正因為每個人的角度不一樣,看問題的深度不一樣、角度不一樣、廣度不一樣,使得企業才會做得特別有味道。

不管再不一樣,有些東西是未來社會的趨勢,利他主義、可持續發展、綠色、普惠,這些是未來30年你想活下來必須要運用的基本手段,聯合國在推,各國國家都在推,全國老百姓希望,讓大家受益,不是你受益。

所以,治理污染就變得極其關鍵了,這些是關鍵詞,你要問你的企業有沒有往這些關鍵詞轉換,哪些詞是你認為未來30年一定要的。

你可能說,別跟我講30年,我3年都活不下去,你不想清楚30年,3年肯定是活不下去的,當然你想了30年,3年未必活得下去,但如果你不想30年,3年活下去,你每年都在擔心下3個月還活不活。

我覺得把自己看透,把公司看透,把未來的趨勢想清楚,認為天下之大,怎么會融不下我創造獨特價值的企業?你總能走下去。

5 優秀企業的兩個關鍵詞

我覺得作為浙商,作為我們做企業的人,永遠要堅信理想主義、樂觀主義,要學習、自重、自尊。

未來30年,由于技術革命和世界格局的變化,中國成為了世界老二,而且中國在走向老大的路上或者是中國在走向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過程中,大家不要看到問題,因為有問題,才有你們和我們這些企業家存在,我們可以把問題解決,只要你解決這些問題,才是你的價值所在。

只有帶著理想主義、樂觀主義的精神,再加上強大的現實主義,才有可能生存。作為企業沒有現實主義,不活過這個季度、下個季度,基本上就完蛋了。

所以,做優秀的企業,我認為三個關鍵詞:

1、三觀。

1.老板和所有的高層一定要想明白,要有未來觀,從未來看今天。

2.要有全球觀,從全球未來看今天。

3.全局觀,講政治是全局觀很重要的一部分。

這是公司高層管理必須要有的“三觀”。

2、三主義。

①公司一定要有理想主義色彩,你為什么而生產?你不是為錢,你不僅僅是為利益,必須要有堅強的、堅定的理想主義。

②現實主義。你必須要活好今天,該斬首的斬首,該斷臂的斷臂,該活下來的活下來,該收縮的收縮,該發展的發展。

③樂觀主義。再大的困難,今天不是最困難的。

那時候我在杭州跟所有的員工講,我們不給宿舍,阿里巴巴的人在杭州買不起房子,杭州沒幾個企業能給員工買得起房子,就這么一步一步往前走,也不是說明天就買起,15年以后我們才有機會。

所以,做企業多分享、多溝通、多學習、多交流。做企業就是借假修真,我們這些東西都不是自己的,所有的財富是社會、員工、孩子們的。你這一輩子就是修煉自己內心的平靜,如果看見經濟形勢不好了,你就急,經濟形勢好了,你就瘋狂,你根本沒修煉好,浙商就是修煉。外練一層皮,內練一口氣。

要修煉,好跟我也沒關系,不好也沒關系,踏踏實實一步一步往前走,這是我們做企業的境界。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