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女人,到底誰更適合創立事業

2019-08-23 11:55 來源:互聯網

編者按:本文轉自混沌大學,作者劉正

為什么創業者大都是男人?

創業數據庫Crunchbase分析了全球43008家初創企業,發現只有15.8%的團隊擁有女性創始人。而在IT行業,女性項目負責人的比例更是低到9%。

雖然大佬們都在臺面上倡導男女平權,但在2017年全球的VC融資額里,只有2.2%的資金投資了全女性創始人的團隊。

金錢從不說謊。

那么,是女性不適合創業嗎?

這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因為這背后隱含的,是男女的天然差異。

捕獵與創業

無論是投資人還是創業者,并不是對女性存有偏見。

但如果你是一位女性,并且因為男女不均衡的數據而生氣,那么我會感到難過,因為:

產生這種情緒的大腦思維模式,正是阻礙女性去創業的原因之一。

而大多數男人在面對類似情況時,第一反應不是惱怒,而是立刻問:Why? 而這種越過情緒直接“問Why”的本能,是在創業中挺住的必備心態。

為什么會有這樣的不同?

我們會在生活中會遇到各種“偏見”,有關于性別的,有關于人種的,甚至共享同一條蘇州河,南岸的老靜安還會“歧視”北岸的老閘北。

所有這些看起來沒有道理的偏見,其實在很久以前,都必然有其理性的推理。曾經的理性分析經過時間流逝,殘留下來的大腦印記,就變成了“偏見”。

追溯歷史會發現,老閘北在清末是災民聚居的地方,是罪案頻發的黑區。遠離閘北,具有統計學意義上的合理性。不這么做的老上海,從概率上看更不容易存活。

許多直覺的喜惡,不過是被神經回路固化的理性而已。

當然,100年前的理性,并不符合今日的問題情境。

而關于性別的“偏見”,同樣是人類進化歷程中沉淀的殘留。

人類進入工業文明才200年,進入農耕文明的時間也不過萬年,而作為狩獵采集者,曾經活了幾百萬年。在那種更殘酷的環境下,女性在洞穴里撫育后代,在附近收集漿果,組織防御。而男性則結成狩獵小組,一連數日在外游獵,長途追殺大型動物。

為什么這么分工?因為智人的幼兒期漫長而脆弱,比起其他生物,更需要母親持續的照料。

面對“如何找到吃的?”這個問題,分工的不同讓女性“被進化成”善于利用已有資源,負責維生的確定性底線。而男性則向外探索,負責博取更為誘人,也更具有不確定性的巨額獎勵。

這是當時最優的”Exploration vs Exploitation” (探索vs 利用)算法組合。

直到今日,女性的顏色和細節識別力依然強于男性,因為那是采集者的必備技能,但男性對移動物體的”手-眼“反應速度則更快,那是常年奔跑追獵留下的肌肉記憶。

所以我不會嘲笑女司機,因為她們并沒有被進化成天生適合開車。而男人大腦里的“自動駕駛神經網絡”,是幾十萬年進化算法訓練出的結晶。

無數次狩獵的大數據訓練,提高了男性的睪酮水平,賦予他們爆發力和拼死相搏的勇敢,或者說,狂妄的自信。

男性可以保持長時間專注,無視饑餓和壓力地蹲守獵物,卻難以一心多用(女性大都能做到)。男性更冷血,更多用理性直線思考,而不是顧忌別人的感受。因為在捕獵時共情能力太強的男人,基本都死了,沒有遺傳下自己感性的基因。

小團隊協作狩獵,是預裝在男性大腦里的行為原型。

在進入農業文明后,戰爭成為男人釋放捕獵天性的競技場,而進入和平的現代文明后,還有什么比商業世界,更能夠激活男性大腦的獵殺欲望呢?

創業,就是當代的狩獵:定方向,搭班子;追機會,布謀略;下決斷,撲上去;大口吃肉、贏得戰果!

創業只是為了錢嗎?也許更是為了觸發捕獵神經回路時,多巴胺分泌的那種快感。

而女性的大腦里往往沒有這樣的回路,也沒有這么急迫的渴望,她們的動機在別處。

有一個笑話說,假如各國首相都是女性的話,那么將不會發生戰爭,而只是互相發悶氣不說話。歷史上,也的確沒有女性統治者會主動去攻擊他國,以滿足征服的欲望。

這有利于世界的和平,卻不見得對自身是好,戰爭中如是,商場中亦是如此。

所以男人的大腦,似乎更適合去創業。

對嗎?

什么是適合?

最近,我玩了一個非常”科學“的桌游——《進化》。

在《進化》里,你會在每一輪里為自己的物種添加功能,然后在生態圈里爭奪有限的食物,或是直接吃掉對手,不斷進化。而在最后一輪后,手頭上物種數和功能點數最多的玩家,將會獲勝。(這個桌游很有啟發,下一篇文章我會仔細聊聊。)

玩了幾局之后,我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每次都是女生贏到最后。這就很奇怪了。

如果去復盤她們的打法,你會發現頗為平淡,一開始毫無王霸之氣,物種的設定都很傻很天真。

但是為什么她們最終擁有最多最復雜的物種,并且獲勝呢?

我仔細想了下,其實關鍵的原因在于:

《進化》的終極目標不是打敗并剝奪別人的生存,而是維持并最大化自己的生存。

男人在游戲中,往往會激起狩獵的本能,把這個終極目標拋之腦后,熱衷于去搞博弈平衡和互相攻伐。而看起來不太會玩,始終弱小的女人,卻始終把這一點放在心上。

當男人競相堆砌出超級猛獸時,女人在哺育胎生動物,看起來是累贅,每輪卻能自動養一個小物種;

當男人在猜疑鏈下搞起”三國殺“時,女人選擇了躲進海洋環境,清楚地聲明不加入戰局;

當男人互相戰成一團時,女人用有限的手牌,終于養成了一個自給自足的小生態;

然后這群兩敗俱傷的大老爺們發現,那個女人手下的物種群,好像已經發展的摁不住了。

可這時候往往是最后一輪了,再想去摸到好牌,壓碎這個完備的小生態,晚了。

于是,大怪獸們只好乖乖投降。

男人們想雄霸天下,但最后活下來的,卻還是女人。

捕得了獵,守得住家

所以,女性真的不適合創業嗎?

就像是在《進化》里一樣,這取決于我們認為創業這個游戲,它的終極目標是什么?

是創出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還是讓這個事業長久地生存下去。

從生理上來看,女性并不適合去”創一個業“。男性大腦自帶的冷血、堅毅、渴望的捕獵者邏輯,女性都需要在后天通過反人性的自控去補足。商業的世界里,不會去區分男子組還是女子組,沒有偏見,也沒有女士優先。

成功的女性創業者,一定是在男性的思維方式上,做的比男性對手還要絕,把自己逼成alpha girl,巾幗之下,身懷利刃。

就像花木蘭一樣,安能辨我是雄雌。

但是那些勇于創業,并且為此做好心理準備和生理犧牲的女性,卻可能更容易笑到最后。因為她們屬于女性的那部分神經回路,會讓她們比起男性來,更不容易沉迷于非必要的爭。

高盛統計的結果發現,成立超過5年的企業里,女性創辦的企業平均規模會更小,發展速度也不快,但是盈利水平卻會比男性創業者的企業更高。女性企業的財務水平,會更加健康,更具有持續性,面對危機時,更有維生的底線。

一個獅群的領袖都是雄獅,它會帶著一群饑餓的獅子,創造一個草原上的王朝,卻在面臨草原干旱時,元氣大傷。

但同樣強大的象群,它們的領袖永遠都是一位“老奶奶”級的雌象,它沒有去嘗試建立王朝,但是象群卻能夠存在百年。

所以,回到最初的問題:

為什么創業的大都是男人?

因為創業是男人在大腦深處,想玩,愛玩和渴望勝利的游戲。他們上手起來,一定比女人更快更強。但是這個游戲的終極目的,卻并不一定是男人以為的那樣。

對于真正長久存在的企業,帶領這個企業成長的人,一定是同時擁有男性和女性的思維方式。在”Exploration vs Exploitation” 的優化算法上,靜若處子,動若脫兔。

捕得了獵,也守得住家。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