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歲網紅年入過億,膨脹欲望中的全民網紅夢

2019-11-21 16:10 來源:互聯網

 像所有8歲的孩子一樣,Ryan Kaji也愛玩玩具。但不同的是,當Ryan拿出玩具時,數百萬人正在線觀看。

從四歲起,他就擁有了自己的YouTube頻道并一舉成名。他的視頻總點擊量超350億次,這也讓他成為了2018年YouTube上收入最高的明星,據《福布斯》統計,其收入為2200萬美元。

這比演員Jake Paul (2100萬美元)、體育真人秀《Dude Perfect》(2000萬美元)、《我的世界》玩家DanTDM(1850萬美元)和化妝師Jeffree Star(1800萬美元)都要多。

不管是對于孩子或是成年人來說,Ryan已然成就了他們的夢想。

根據哈里斯民意調查(Harris Poll)和樂高對美國、英國和中國的調查,29%的8至12歲兒童想成為“YouTuber”。這個比例已經是那些想成為宇航員的孩子的三倍。

其他調查顯示,更多的青少年渴望通過YouTube或其他社交媒體平臺名利雙收。本月發布的一份引人注目的新聞報道顯示,年齡在13歲至38歲之間的美國人中,有高達54%的人有機會成為“影響力者”,12%的人已經認為自己是影響力者。

這些數字可能會受到質疑,但考慮到這些人通過街拍、玩游戲、化妝或拆箱玩具賺來的財富,很多人沉迷于影響者的夢想也就不足為奇了。

但在光鮮的外表和這個新行業的現實之間,存在著一條明顯的鴻溝。

事實上,大多數想要影響別人的人在月球上行走的機會和他們通過模仿Ryan Kaji而一夜成名的幾率是一樣高的。

更殘酷的是,他們如果能在網絡上掙到和快餐店員工一樣多的錢就已經足夠幸運了。

營銷的新思路

營銷文獻將影響力者定義為在社交媒體平臺上擁有大量粉絲的人。

隨著人們對傳統媒體的消費越來越少,在社交平臺上花費的時間越來越多,廣告商越來越多地利用這些有影響力的人來推銷他們的產品。像凱莉·詹娜(Kylie Jenner)這樣的超級有影響力的人,在Instagram上有1.39億粉絲,據報道,一個推廣帖子可以要價100多萬美元。

2017年,全球在影響力者營銷上的花費估計為5.7億美元。根據世界廣告研究中心(World Advertising Research Center)的數據,到2020年,這一數字將在50億至100億美元之間。

這一蓬勃發展的市場的一個關鍵驅動因素是,大約一半的消費者使用廣告攔截技術,這限制了傳統廣告的覆蓋范圍。

保持存在感

化妝品巨頭雅詩蘭黛是一家真正擁抱社交影響力者潮流的公司。今年8月,該公司首席執行官Fabrizio Freda表示,公司75%的廣告預算現在都花在了社交媒體上,“這些廣告顯示出了很高的效益。”

該公司的部分預算將用于“微影響力者”——即那些擁有不到1萬名粉絲的人,而大部分資金可能仍用于與大牌“代言模特”和“品牌大使”的交易,如Karlie Kloss、Grace Elizabeth、孫菲菲(Fei Fei Sun)、Anok Yai和肯達爾·詹娜(Kendall Jenner)。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些名人交易與這家化妝品公司幾十年來與Gwyneth Paltrow、Elizabeth Hurley和Karen Graham等人的交易沒有太大區別。

無薪實習

到目前為止,大多數跡象表明,影響力營銷的新經濟學與舊的營銷經濟學并沒有太大的不同。

就像在演藝界、模特界或音樂界一樣,有一小部分頭部超級網紅拿著百萬富翁的收入。此外,還有一個人數更多的腰部梯隊,他們的生活也很不錯。但是大部分有影響力的人最好還是找一份普通的工作。

2018年,德國奧芬堡應用科學大學(Offenburg 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s)教授Mathias Bartl發表了一份關于YouTube頻道、上傳次數和瀏覽量的統計分析報告。他的調查結果顯示,85%的流量流向了3%的頻道,96.5%的YouTube用戶收入不足以達到美國聯邦貧困線(12140美元)。

康奈爾大學副教授Brooke Erin Duffy認為,成為社會上有影響力的人的誘惑是一個更大的神話的一部分,即數字經濟通過發展你的“個人品牌”,在你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時,為你提供了實現自我、獲得名聲和財富的機會。

Duffy在她2017年出版的書《做你喜歡的事卻沒有得到報酬((Not) Getting Paid to Do What You Love.)》中寫道,對于年輕女性來說,這是一個特別有問題的錯覺。

她說,確實有人因此功成名就,但大多數人擁有的不是差強人意的工作,而是“無薪實習”。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