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振新去世:以為區塊鏈是救命稻草 不成想卻被其壓垮

2019-10-07 17:39 來源:互聯網

編者按: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三言財經。

10月5日晚間,網信集團發布訃告稱,先鋒集團董事長、網信集團實際控制人張振新因多臟器衰竭、酒精依賴、急性胰腺炎經搶救無效,于倫敦時間2019年9月18日在英國倫敦切爾西和威斯敏斯特醫院去世,享年48歲。

張振新起家于大連,經過數十年的發展,先鋒集團已發展成一個龐大的金融帝國。先鋒集團旗下主要平臺為網信集團和中新控股。不過,網信集團和中新控股僅是先鋒旗下金融版圖的冰山一角。經過多年來的資本運作和投資并購,張振新帶領的先鋒集團涉足銀行、證券、保險、基金、支付、小額貸款、擔保、融資租賃、外幣兌換以及網貸、消費金融等諸多領域,甚至還包括區塊鏈、網約車、換匯以及電影等五花八門的產業。

據悉,整個先鋒系擁有上百家公司,持有銀行、證券、保險以及支付等領域多張金融牌照,直接管理資產就高達3000億元。

龐大金融帝國毀于“P2P”暴雷?

2014年到2018年是先鋒系高速發展的四年,這幾年先鋒集團業務覆蓋中國大部分地區;還在東南亞、英國和美國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設立分支機構。據先鋒集團官網介紹,公司將其中國總部設在北京,海外總部設在香港。

但是,這樣的高速發展勢頭似乎止步于2019年。

今年7月4日凌晨,網上傳出一張網信集團內部工作群消息截圖。該截圖顯示,網信集團CEO盛佳在群內表示平臺將良性退出,會與相關部門合作,確保過程平穩有序。同時要求各理財師骨干積極穩定投資人,做好善后工作。

巧合的是,據企查查顯示,6月25日網信集團法人代表已從盛佳變更為趙會民,盛佳退出網信集團董事席位。

同時,在該消息流出之前幾天,網上已有投資人抱怨稱平臺無法提現。還有人傳言稱已有經偵、金融辦在網信大廈駐點溝通。

一石激起千層浪,網信集團良性退出的消息一經流出,立刻引發投資人恐慌。

對于此消息,7月4日,網信集團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回應稱,“當前,網信普惠出現了小規模的逾期。作為信息平臺,我們正在積極同產品管理方及相關融資企業進行溝通,積極進行催收回款,針對部分業務制定了延期提款、平穩壓縮規模等策略。”但該公告后又被刪除。

次日,網信再次通過微信公眾號回應稱,由于大額企業標的無法及時還款,及部分借款人惡意逃廢債等原因,導致集團部分產品出現逾期。同時,網信表示目前集團正常經營,高管各司其職,不存在“被拘留”和“被帶走”等情況。

7月23日,張振新以內部信的形式,表示因“實體經濟下行使得公司資產端資產質量出現嚴重下滑,抵押品價值縮水,處置難度增大;同時遭遇一些惡意逃廢債的企業和個人等原因”,張振新指出,公司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機。

網信集團官方回應和張振新的內部信均將平臺逾期原因歸咎于“惡意逃廢債的企業和個人等原因”;此后,網信集團陸續公布資產處置進展,稱已成立資產管理工作組,債權人管理工作組,穩定推進資產處置工作。并且平臺已通過相關部門將逃廢債信息上報央行征信系統,將惡意逃廢債人納入失信人名單。

網信逾期僅是眾多危機中一小節

網信理財平臺逾期,僅是先鋒系一系列危機中一小節。

今年5月,網信證券因存在重大風險隱患,被遼寧省證監局派出風險監控現場工作組進行專項檢查;此后,網信證券股東聯合創業集團被采取限制股東權利措施的監管決定,違規主要涉及三名自然人未經批準實際控制網信證券5%以上股權,其中就包括先鋒集團CEO張利群。

根據網信證券的2018年年度報告,網信證券2018年營業收入為-32.44億元,凈利潤為-28.80億元。

先鋒系旗下中新控股也存在問題,網信集團平臺傳出逾期4天后,7月8日,中新控股發布公告稱,自有關部門2019年7月8日現場檢查后,先鋒支付有限公司暫停運營;中新控股于2019年7月8日上午9時起暫停買賣。

中新控股稱,鑒于有關部門要求先鋒支付就其業務營運有關若干重大不合規事項該采取嚴厲的補救措施,從而對公司相關業務及財務狀況可造成重大不利影響。公司董事會考慮該情況及影響后,公司期后將公布有關違規詳情。

先鋒集團還因為牽涉華融案深陷泥潭。

這一系列問題都將先鋒集團壓得喘不過氣,但是根據潛望報道,壓倒先鋒的最后一根稻草則是張振新寄予厚望的區塊鏈和數字貨幣行業。

視區塊鏈為救命稻草

卻成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6年起,由于當時區塊鏈和數字貨幣在全球炒的火熱,區塊鏈對于張振新來說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但是也就是這根“救命稻草”壓垮了先鋒系。

媒體關于張振新對區塊鏈技術觀點的諸多報道

張振新對區塊鏈的熱愛可以從其在各種場合發表的觀點看出。

張振新認為,區塊鏈技術不僅能應用于政府部門,還可以在很多場景應用,例如供應鏈金融,數字資產管理,征信數據統計,跨境物流等。

在此前接受采訪時他表示,“無論是技術還是經濟體量,區塊鏈都還處在發展早期的階段。研發底層技術,促進區塊鏈和行業應用結合,積極擁抱監管,釋放區塊鏈+實體經濟更大的潛力,是我們長期努力的方向”。

對于區塊鏈如何于實體經濟結合,張振新認為區塊鏈需要滿足實際業務對性能、安全性、隱私等多方位需求。作為區塊鏈和實體經濟結合的第一步,則是要打造新一代公鏈。

他還表示,從技術還是經濟體量來說,區塊鏈處于發展早期階段。需要積極研發底層技術,擁抱監管。“釋放區塊鏈+實體經濟更大的潛力,是我們長期努力的方向。”張振新在接受采訪時說。

他甚至認為區塊鏈技術是繼蒸汽機、電力、互聯網之后的顛覆性創新。如果說蒸汽機和電力解放了生產力,那么區塊鏈則是改變價值傳遞方式,帶動若干產業在數字經濟方面勢如破竹的發展。

根據潛望報道,張振新判斷區塊鏈可能是近年來僅有的機會,不能掉隊。之后,先鋒系在區塊鏈領域布局包括礦機、礦場、交易所、Tokenfund等。人才選拔上,張振新請來了瑞銀中國區CEO陳慶、有基金管理背景的謝莎、在日本有區塊鏈經驗的楊誠以及有技術背景的鄧柯等人,希望能在區塊鏈領域找到突破口。

據傳當時張振新給陳慶開出年薪1000多萬,不過其本人并未置評。陳慶被張振新找來擔任先鋒集團在港區塊鏈交易中心Coinsuper負責人。此前,陳慶是瑞銀中國區CEO,并無數字貨幣經驗。

2015年底,謝莎在北京代表先鋒集團宣布成立一只100億的亞洲金融科技并購母基金,牽頭方有中國華融以及中國信貸科技股東之一上海新華發行集團等。但關于這只基金后續公開信息未有人提及,具體信息不得而知。

2017年時,比特幣價格暴漲,先鋒集團也在全球各地大肆收購礦廠項目,包括投資以雪豹礦機為主的深圳比飛力公司。

潛望報道稱,張振新的直接下屬曾經乘坐其私人飛機前往吉爾吉斯斯坦,意圖利用當地電價便宜的優勢建立礦廠。據知情人士稱,該負責人和吉爾吉斯斯坦高層談完電價后,計劃以翻倍價格匯報至集團,以私吞其中差價。但最終吉爾吉斯斯坦項目并未完成。

據悉,由于張振新習慣將業務和權利下放至信任的人,自己只管戰略。因此導致“以公謀私”情況多發。

2018年,比特幣熊市到來,幣價暴跌,整個行業陷入寒冬。先鋒集團也是如此,先前在區塊鏈領域巨大投資也面臨巨額虧損的局面。

在比特幣行情逼迫下,先鋒集團不得不低價甩賣手上的礦機資產,但據先鋒集團內部人士不完全統計,張振新在區塊鏈業務中虧損的錢,需要用幾十億為單位計算。

區塊鏈業務如何拖垮中新控股?

先鋒集團旗下中新控股公布的財報數據,更能體現該公司對區塊鏈的布局以及當比特幣熊市來臨后,幣價對公司財務狀況的影響。

中新控股2017年第三季度財報

首先,中新控股2017年第三季度財報中,還未錄入區塊鏈業務。彼時公司核心業務主要是貸款業務、第三方支付以及財富管理,這三項分別占總收入的11.6%、7%和78.6%。其中財富管理業務收入占比將近80%。

中新控股2017年年報

中新控股2017年全年財報中,首次錄入區塊鏈業務收入。該項業務被計入在“其他”中。

中新控股2017年報中對區塊鏈業務收入描述

根據財報,2017年前四季度,區塊鏈業務收入為2.89億元人民幣。從第三季度到第四季度短短三個月,區塊鏈就為中新控股貢獻近3億元收入。此時,中新控股開始將區塊鏈業務轉為公司核心業務。

據報道,中新控股于2017年第三季度后,將區塊鏈業務與傳統支付業務、貸款業務以及財富管理業務并列,稱為公司3.0戰略。

中新控股2018年第一季度財報

中新控股2018年第一季度財報已將區塊鏈業務單獨列出,該項業務收入為2.9億元人民幣。值得注意的是,此時中新控股各項業務收入占比也產生了較大變化,區塊鏈業務占比高達48.1%,其次為傳統貸款業務,占比23.7%、第三方支付服務,占比13.1%以及財富管理業務,占比11.6%。

2017年第三季度時,財富管理業務占中新控股總收入近80%,僅半年時間,區塊鏈業務便已成中心控股核心業務,收入占比已經接近50%。

中新控股2018年中期報告

不過,此后加密貨幣行業行情下降,中新控股區塊鏈業務在前二季度有所下降。根據2018年中新控股半年報,區塊鏈業務收入為4.31億元人民幣。由此可知,2018年第二季度區塊鏈收入為1.41億元人民幣,相比第一季度,跌幅將近50%。

2018年前半年,區塊鏈業務收入占中新控股總收入的32.1%,相比第一季度有所下降,但仍然是其主要收入來源。其中,財富管理業務收入占比29.3%、傳統貸款業務收入占比20.4%、第三方支付業務占比13%。

中新控股2018年第三季度財報

中新控股2018年前三季度財報顯示,公司區塊鏈業務收入為4.97億元人民幣。以此推算,中新控股2018年第三季度區塊鏈業務收入僅為0.66億元。并且,第三季度區塊鏈業務占總收入為25.4%,已經不是中新控股首要收入來源。

前三季度,中新控股財富管理業務收入占比35.2%、傳統貸款業務收入占比19.4%、第三方支付業務收入占比13.6%。

中新控股2018年年報

中新控股2018年報披露的數據更不容樂觀,根據財報,區塊鏈業務收入為4.20億元人民幣。據此推算,2018年第四季度中新控股區塊鏈業務實質上屬于虧損狀態,為-0.77億元。并且前四季度區塊鏈業務收入占總收入16.5%。

此時,財富管理業務收入占比37.7%、傳統貸款業務收入占比21.8%、第三方支付業務收入占比14.2%。

隨著比特幣價格暴跌,區塊鏈業務營收能力越來越低,在中新控股收入比重中排名也逐漸下降。

中新控股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

在中新控股停牌前發布的最后一份財報中,區塊鏈業務收入直接顯示為“無”。2019年第一季度,財富管理業務收入占比50%、第三方支付業務收入占比22.5%,傳統貸款業務占比19.5%。

中新控股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中對區塊鏈業務收入的描述

中新控股在財報中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區塊鏈業務未貢獻收入,并且自2018年行情下行后,公司開始尋求售賣礦機。財報還披露,自2018年下半年起,公司便停止購買礦機,縮減參與程度。

從中新控股2017年第四季度財報直至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數據可知,主要以挖礦為主的區塊鏈業務曾經是中新控股收入來源的中流砥柱。但是隨著2018年比特幣價格暴跌,該項業務帶來的收入越來越少,甚至最終呈虧損狀態。

中新控股從“擁抱區塊鏈”到成為運營負擔,是整個先鋒系的一個剪影。這也從側面說明因受到區塊鏈和數字貨幣行情影響,張振新在區塊鏈業務中虧損達幾十億甚至更多的情況并不夸張。

區塊鏈項目虧空巨大,再加上先鋒系此前面臨的種種危機,最終導致資金鏈出問題,旗下貸款平臺“暴雷”。

張振新去世后,留下的先鋒“爛攤子”又該如何處理呢?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