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20年,歸來仍是馬老師

2019-09-09 14:49 來源:互聯網

"我想回歸教育,做我熱愛的事情會讓我無比興奮和幸福。"在去年的退休公開信中,馬云明確表達了自己將重回教育的想法。

9月10日,55歲的馬云將正式從阿里巴巴退休,“全職”投入他熱愛的教育事業。

從英語老師到阿里巴巴集團CEO、董事會主席,再到鄉村教師代言人,無論有多少“頭銜”,馬云始終不變的身份是“馬老師”。20年全情投入,如今退居幕后,馬云從未失去對教學、引導青年人和培養企業家的熱情。

如今回溯歷史,馬云或許未曾想到,從站上講臺的那一刻起,老師,成了他這一輩子拿不掉的烙印。

從這一天,成為馬老師

“馬云,我把畢業生分到大學里面去當老師的,你是第一個,你到那里至少要干滿5年。”1988年,大學畢業的馬云被分到杭州電子工業學院(現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做英語老師,離校那天,時任杭州師范學院副院長的黃書孟親自把馬云送到校門口。

黃書孟負責當年的畢業生分配工作,按正常軌跡,馬云會被分到某所中學或小學當英語老師。然而由于當時杭州電子工業學院急缺英語教師,馬云又格外優秀,不僅成績突出,還做過3年校學生會主席、2年杭州市學聯主席,黃書孟因此大膽推薦了他。

黃書孟唯一擔心的是,馬云“腦子太活了”,耐不住教師工作的寂寞。

況且在當時特殊的時代背景下,教師并不是一份特別吸引人的工作。調查報告顯示,1984年最受歡迎的職業前三名依次是:出租車司機、個體戶、廚師,排在最后的三個選項則是科學家、醫生、教師。

不過,最令馬云困惑的是,他只是一名普通大學的本科生,如何能去教大學生,何況是在一所部屬大學。馬云后來在一次演講中說起這段經歷:“人家都是北大,都是清華、復旦,你是杭州師范大學的,教大學生,本來就不太靠譜,所以呢,人家有年終獎,我們沒有年終獎,非常艱辛。”

資歷平平,人們并沒有給馬云過多的期望,直到他張嘴講話,學生們才感到被強烈地擊中了。“尤其是講英語,那個音量、底氣,和我們從外表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樣的。太不可思議。”學生李戈回憶。

后來成為阿里巴巴“十八羅漢”之一的蔣芳是馬云的學生,她回憶,馬云就像一團火,很快就把教室“點得熱乎乎的”。當別的老師還在照本宣科,馬云卻是天馬行空,從異國文化到人生理解,講到興起還會一屁股坐到講臺上,“特高興地跟我們扯,不知不覺很快就打下課鈴了。”

杭州電子工業學院學生,馬云的學生

他的一個學生這樣回憶:“馬云講話永遠激情洋溢。他上課前從不備課,但課堂上常常妙語連珠,十分有意思。在他的影響下,我們大家對英語的興趣倍增。”

在馬云的影響下,蔣芳感到對未來充滿了希望。“當時的我們對世界還有巨大的不了解,他講這些內容很契合我們的需要。他能讓你去想象一種打開了的自由的生活。”

馬云很快成了“明星老師”,課堂永遠擠滿了學生。在當年的教學視頻中,馬云梳著當時流行的分頭,得意地對自己豎起大拇指:“我還是比較適合教書的,我教書教得很好,真的很棒!我覺得自己可能教書教得爐火純青!”

1994年,馬云被評為杭州電子工業學院“首屆優秀青年骨干老師”,與其他獲獎同事一起登上校報。只不過,在這封“表彰報道”上,馬云沒有過多表達獲獎感言,而是直言不諱地批判應試教育:“近年來,學校英語教學以四、六級統考為準繩,以通過率高低、過與不過論英雄,而忽視學生聽、說、讀寫的實際水平的提高,這就像是拔苗助長,是不足取的。”

在杭州電子工業學院6年多的時間里,馬云有過幾次跳槽加薪的機會。一次來自深圳,薪酬每月1200塊,另一次來自海南,工資3600塊一個月,當時馬云一個月工資才120塊。這些機會他心動過,也猶豫過,但想到自己曾答應黃書孟的話。“最后想承諾就是承諾,不去就不去。一熬,熬了六年。”馬云在一次演講中回憶。

互聯網風起,暫別象牙塔

20世紀90年代,象牙塔外的世界正經歷巨大的變化,時代的機遇與潮流沖擊著每一位年輕人。

“搞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在那個知識分子丟棄“鐵飯碗”,紛紛下海的年代,年輕人的擇業觀也發生了巨變。當時杭州的外貿公司越來越多,人們對翻譯的需求越來越旺盛,馬云發現身邊許多退休老教師賦閑在家,他從中看到了機會。

1994年初,馬云和幾個朋友合伙創辦了海博翻譯社,當時所有員工加起來只有5人。然而,海博翻譯社的發展并不順利,甚至得靠兼賣鮮花、賣襪子維持運營,一些合伙人看運營情況堪憂,中途退出了。

1994年,海博翻譯社營收持平。當時一位來自西雅圖的外教比爾和馬云聊互聯網,1995年初,馬云作為翻譯來到洛杉磯溝通落實一起高速公路的投資。未果,馬云便從洛杉磯飛到西雅圖找比爾,經比爾介紹去了一家網絡公司。這是馬云第一次接觸互聯網,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搜索”,他小心翼翼地在電腦上打出“China”,但完全沒有關于中國的數據。

互聯網世界的空白,讓馬云失落又激動,馬云意識到,機遇來了。1995年3月回國后,馬云立刻從杭州電子工業學院辭職,開始了自己的創業。1995年5月,中國黃頁正式上線,此時,離中國能連接Internet還有3個月。

此后,一段中國商業傳奇誕生了,馬云波瀾壯闊的創業故事拉開了序幕。除了“馬老師”,人們對他的稱呼又多了一個——“馬老板”。

不過,馬云并不喜歡這個稱呼。他曾公開表示,比起“馬總”,自己更愛當"馬老師"。此時的“馬老師”有了雙層內涵,一是阿里巴巴員工、創業者口中的“馬老師”,二是"鄉村教師計劃"踐行者。

在阿里巴巴集團內部,同事之間的相互稱呼是“同學”,員工也都尊稱馬云為“馬老師”。馬云說,“我從來沒當過、沒學過如何當CEO,我是用做教師的方法去當CEO。”

馬云認為,CEO就是Chief Education Officer——首席教育官。做老師的唯一的目的,就是讓學生比你更強、比你更好。CEO如果不能像老師一樣用成就他人的思想來做,不是去幫助員工成功,不是去幫助客戶成功,不是去幫助合作伙伴成功,這家公司就很難成功。

隨著阿里巴巴不斷壯大,馬云開始思考,如何讓更多CEO做得更好,而不只是阿里巴巴的CEO做的更好?

馬云猶記,自己剛開始做企業的時候,也跟很多人一樣,一會兒學美國、一會兒學日本、一會兒學韓國,國外優秀的企業給了馬云巨大的沖擊。他意識到,這些國家的企業之所以能百年不衰,是因為有自己強大的宗教和文化為基礎,中國企業如果沒有自己的根基,是走不出來的。

馬云決定,一定要建立一所民營企業家大學,為中國培養民營企業家,讓他們擔當起更大的社會責任。

2015年,在美麗的杭州西子湖畔旁,一所面向企業家的大學——湖畔大學成立了,由馬云、柳傳志、馮侖、郭廣昌、史玉柱、沈國軍、錢穎一、蔡洪濱、邵曉鋒等九名企業家和著名學者共同發起創辦,專注于培養擁有新商業文明時代企業家精神的新一代企業家。

2015年第一期招生到現在,湖畔大學不斷“擴招”,學員中既有互聯網方向的創業精英、也有傳統行業從業老兵,來自消費、智能制造、醫療等社會重要領域,幾乎囊括了國家經濟的方方面面。

2019年3月,在每年一度的“校長第一課”上,馬云表示,湖畔不教大家如何把企業辦大,而是要教大家如何把企業辦得更長、活得更好。“大家來湖畔,不是為了混圈子而來。同學之間不要做生意,這是一個學習的場所,一個交流的場所,我真心希望,大家來湖畔,是來交流感情,交流思想,交流格局,交流境界。”

“再過幾年,就回去當老師”

1995年辭職創業時,馬云就定下2005年回去做老師的想法,但沒想到2005年淘寶和eBay的競爭在火熱的狀態。“那時候回去是不負責任的,于是想想再過幾年吧。”2017年,馬云在湖畔大學的一次演講中回憶,他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會離開。

于是從2005年到2009年,馬云與蔡崇信一直在討論企業傳承話題,直到2009年,阿里巴巴合伙人機制正式誕生。馬云在郵件中表示,阿里巴巴合伙人既是公司的運營者、業務的建設者、文化的傳承者,同時又是公司股東。馬云坦言,自己最不想犯的錯誤,就是“我退休了,公司倒閉了”。

“到2009年覺得可能差不多了,但又發現自己的決定有點盲目,那時候阿里的業務很多,有B2B、淘寶、天貓等,整個阿里沒有接班體系,任何人來擔當這個公司都有點難。”馬云說,從2009年開始CEO接班人的梯隊訓練,直到2012年阿里巴巴集團和螞蟻金融服務集團CEO基本都能擔當,他才逐漸放手。

從2013年卸任阿里巴巴CEO以來,馬云開始把自己的精力投入環保和教育事業。馬云在內部郵件中說:“在接下來的幾年里,我將主要負責阿里巴巴董事局的戰略決策,協助CEO做好組織文化和人才的培養,并將會和大家一起加強和完善阿里的公益事業。”

之后幾年,馬云開始了一場新的征程——回饋教育,推動中國教育體制的改革。馬云甚至將自己微博名稱改成了“鄉村教師代言人-馬云”。

2014年12月15日,馬云以個人名義成立了“馬云公益基金會”,關注教育發展,尤其是鄉村教育。基金會成立以來,陸續展開了包括馬云鄉村教師計劃、馬云鄉村校長計劃、馬云鄉村師范生計劃和馬云鄉村寄宿制學校計劃在內的多項教育計劃。

2015年9月16日,“馬云鄉村教師計劃”正式啟動,每年將向100名鄉村教師提供總額1000萬元的獎金資助和持續三年的專業發展支持。2016年7月4日,馬云公益基金會在杭州發布“馬云鄉村校長計劃”,計劃10年投入約2億元人民幣,尋找和支持中國優秀的鄉村校長。

“我熱愛教書,這是為什么我準備了馬云公益基金會、馬云鄉村教育計劃、鄉村校長計劃、幼兒園等等,所有的這些事情我已經準備了十年。這是我以后投注時間最多的領域。”馬云說。

馬云鄉村教師計劃成立第一天,馬云就在想,如果要給孩子們最好的教育,首先要給老師們最好的教育,“我們應該在老師的培訓、老師的成長上去下工夫。因為老師們的眼界就是學生們的眼界,老師的胸懷就是學生的胸懷,老師的情緒也是孩子們的情緒。今天雖然是一個結業儀式,但是我想我們的學習并沒有終點,今天我們在座所有師范生,應該把今天作為一個優秀老師的開始。”

盡管越來越忙,馬云卻從未吝惜出席教育論壇的機會,并經常在公開場合發表他對教育的看法。

馬云認為,今天中國的教育還很不平等,鄉村教育非常薄弱。“一個國家的教育水平不是看發達地區,而是要關注落后地區,一個社會的進步不僅僅在于有多少精英階層,而是在于底層素質如何。”

馬云不止一次地呼吁教育資源前傾。“奧運會金牌很多,并不代表這個國家的體育水平和老百姓的運動素質非常高,教育資源必須要前傾,并且要往下沉,優秀資源,我們希望能夠更多放在幼兒園、小學和中學。”

2017年,馬云與阿里合伙人共同創建15年制的“云谷學校”,覆蓋幼兒園、小學、初高中。他認為,中國現在把大量資源放到大學、研究院和博士,但這是不靠譜的,“等到你放到大學、研究生已經太晚了,木頭已經成型了,很難搞。”

至于鄉村教育“怎么搞”,馬云認為要培養孩子在音樂、體育、美術方面的發展,培養素質教育,“我們現在的學校過度關注了教,而忽略了育,育是品德,育是性格,育才是一個人有魅力。有的時候這個人很聰明,讀書很好,但我就不喜歡他。育不行,德不行。”

馬云稱,素質教育是我們追求的方向,但是素質教育不是低質教育。素質教育不等于可以放松教育的標準,素質教育并不等于教育不需要嚴格。

從為鄉村教師代言,到發起創辦湖畔大學,再到創辦探索基礎教育改革的云谷學校,雖執掌一個市值超過4600億美元的商業帝國,馬云心里一直保留著最初的“教師夢”。

今年8月28日,在2019全球女性創業大會上,馬云說,“還有兩個禮拜,我將卸任阿里巴巴董事長,但這絕不等于我不創業了,絕不等于我退休了!我今天還很年輕,還有很多地方沒去折騰,還有很多事想做。”

現在,這一刻終于到了,馬老師回來了。他將履行過去20年的所有承諾,將全部精力投入教育,這份他熱愛、喜愛、并為之熱淚盈眶一輩子的事業。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