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社會精英到鋃鐺入獄,只有一個P2P的距離

2019-01-29 15:06 來源:互聯網

自從6年前走上創業這條路,我就清楚這個選擇意味著什么,以及為了達到這個目標,要克服常人無法想象的種種困難以及要做出的巨大犧牲。盡管如此,極路由在過去幾個月面臨的挑戰和危機仍然讓我們措不及手,甚至充滿無奈。                                                                                                                                                                                                                        ——極路由創始人 王楚云

正如王楚云所說,局中人無法預測自己的最終命運。6年前,王楚云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他一個做路由器的極客會因涉嫌非法集資走進監獄。

據深圳警方透露,極路由創始人王楚云已于2018年12月被拘留;就在前幾天,他的一位朋友也被刑拘。這位朋友就是i財富創始人、自稱騰訊前元老、富途證券原股東劉化靜。

而在入獄之前,王楚云已經通過質押房子、貸款、向好友借款累計欠債6000多萬,至今個人仍有3000多萬借款給了極路由,但已經回天乏術。這一切禍起于極路由與P2P平臺i財富的一場合作。

王楚云和劉化靜結緣于極路由與i財富“0元購路由器”的聯合推廣——用戶只需在i財富投資一定金額,到期后不但享受正常收益,還可以免費得一個路由器。i財富借此收獲了理財客戶,極路由則拉動了銷售。

這場看起來多贏的營銷活動曾在京東平臺引發用戶踴躍參與。但到了2018年6月20日,一切戛然而止。是日,i財富宣布暫停到期項目兌付,并停止新發所有投資標的。第二天,i財富的公司主體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立案偵查。

大量參與其中的用戶最后發現,自己投資的本金已經拿不回來了。因此有人調侃說,2018年買的最貴的家電就是路由器。憤怒之下,不少人找到了極路由索賠。

此前,王楚云曾是互聯網硬件領域的明星創業者。2013年,極客王楚云正式創辦北京極科極客科技有限公司(極路由母公司),主要專注于無線智能產品的研發、制造和銷售。作為一家互聯網硬件公司,其明星產品是一款叫“極路由”的智能路由器。它曾革新了國內路由器產品,首次為路由器賦予了“智能”的屬性,一舉打破了當時由TP-Link、D-Link、華為等傳統路由器巨頭壟斷的市場。

創業初期,王楚云還曾得到過雷軍的垂青。2013年1月9日,王楚云見了雷軍一面,與其詳談了極路由這個項目,雷軍表示認可,并有意投資。他跟雷軍聊完后,當晚即把團隊聚在北京五道口的一家麥當勞開會,就是否接受小米的投資進行協商,最后他們竟一致決定拒絕了。

之后,極路由相繼獲得過GGV (紀源資本)、創新工場、KPCB、MTK聯發科四家投資機構總計兩千萬級美元的融資。據極路由官方披露,截至2015年1月,其已經占據智能路由器市場超過65%的市場份額。

但好景不長,隨著互聯網、移動終端軟硬件的發展,智能路由器市場成了一片紅海,眾多互聯網巨頭加入,如小米、奇虎360、華為等都推出了自己的路由器。大玩家不斷增加,極路由的市場份額則持續被壓縮,銷量下滑。

無奈之下,極路由開始改變策略,劍走偏鋒,2017年10月開始了與i財富的合作。

彼時,極路由的路由器主要通過兩個方向銷售:“路由器+P2P”,“路由器+區塊鏈“。前者也還算成功,給原本業績不佳的極路由帶來了一定的銷量。但i財富事件爆發后,非但這條銷路斷了,區塊鏈的合作方也停止了與他們的合作。兩大戰略停擺,公司瞬間進入瀕死狀態。

如果上天再給王楚云一次機會,或許他會選擇與雷軍的合作。即便創業失敗,他可能也不至于入獄。但人生哪有如果啊。

如果再給劉化靜一次機會,或許他也不會選擇創立P2P平臺i財富。這位騰訊前元老曾參與QQServer研發、擔任過拍拍網技術總監,在離開騰訊時已實現財務自由。

但并無金融從業經驗的劉化靜卻在2011年創立了i財富,利用自身騰訊元老身份為i財富站臺。

2017年3月,劉化靜這樣對媒體講述他的創業初衷——當時我們發覺國內缺少個性化的理財服務,大部分理財機構基本以銷售產品為主,沒有根據用戶的資產、家庭收入情況等進行合理的財務規劃,為此我們做了i財富在線理財平臺,其核心是在線理財規劃系統,可以通過一系列問卷調研,給用戶量身訂做理財方案,提供資產配置和理財建議。整個過程是完全基于機器算法,沒有人工干預,也不存在產品推銷任務。

幾年后,這個號稱整個過程基于機器算法、沒有人工干預的平臺卻利用一款免費的路由器把理財產品賣給了眾多消費者。

I財富平臺爆雷后,劉化靜卻試圖火速“甩鍋”,并躲到香港滯留不歸。憤怒的出借人甚至人肉找到了他在深圳的數套房產。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如今已被刑拘的劉化靜回憶起這幾年的互金創業歷程,不知作何感想。

王楚云和劉化靜,一位是昔日明星創業者,一位是騰訊前元老,富途原股東,都可謂時代精英,卻雙雙折戟P2P,令人唏噓。

在2018年的P2P雷潮中,這樣的例子并不少見——他們或名校畢業,或是海歸創業,有的出身律師,有的曾在傳統金融機構擔任高管,在P2P創業及暴雷后,很多人走向了共同的結局——入獄。有段子手戲言,今天如果在獄中舉辦互金行業高峰論壇,嘉賓可不必外請。

2018年8月,時值酷暑,但夸克金融出借人的心卻是冷的,因為一紙公告。

公告里的郭某即是夸克金融法人代表郭震洲,在眾多P2P平臺老板中,郭震洲擁有堪稱業界最漂亮的履歷。

郭震洲受教于名校,畢業后曾在美國銀行、美國國際集團、美摩根大通等主流金融機構擔任重要職位。

2012年,郭震洲遇到了宜信的創始人唐寧,兩人在清華園促膝長談后,他被唐寧描述的普惠金融夢想打動。很快,郭震洲就加入了宜信,成為宜信財富首席風險控制專家。

2014年,48歲的郭博士又感受到了中年危機,他希望用P2P創業來化解,隨即離開宜信,創辦了夸克金融。“其實我是‘被創業’的,我只是非常簡單地想要一份真正有意義,而且能實現自己的理想和抱負的事業。”郭震洲接受采訪時這樣解釋創業初衷。

夸克金融一度做得風生水起,夸克旗下有三款P2P網絡借貸APP,分別是“才米公社”、“夸克優富”和“暖薪貸”。

風控出身的郭博士格外膽大,才米公社推廣時頻繁使用高息、高返等手段,被業界公認為“為做大,羊毛放得有點猛。”

而夸克優富則主要面向經濟實力較強的高凈值人群提供固收、海外置業、私募等服務,但推廣過程中同樣使用了高息攬儲、線下熟人推薦等手段。

在宜信工作的2年,時間雖然不長,但對郭震洲影響頗大,創辦夸克后,他曾不避諱地說,“自己的膽量,就是在那家機構鍛煉出來的。”

美好的時光總是那么短暫。2018年,夸克金融先是與點融網合作失利,后又與股東產生矛盾,逾期爆發。

去年8月21日,郭震洲到公安局投案自首,交代了其通過網上理財平臺高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犯罪事實。截至2018年 7月31日,夸克金融累計成交量逾155億元,尚未結清交易余額超過38億元。

在自首之前,郭震洲對著自己的員工把一句話連續說了三遍——“人生就是起起落落!”

他這一落只怕難有再起之時。履歷光鮮的郭震洲也成了因P2P入獄的學歷最高的人。有業內人評價郭震洲說,“作為曾在華爾街工作的一位博士,若不是創業做P2P,也不至于如此境地。”

在2016年前后,曾有上百位出身主流金融機構包括CapitalOne的職場精英陸續歸國,經過兩三年的經營和滲透,他們幾乎圈下互聯網金融的半壁江山,擔任很多巨頭金融科技公司的風控、產品等核心崗位管理者。可惜郭震洲再難回到這個圈子。

“不能帶領牛板金去到我們曾經夢想去到的高度和地方是我創業最大的失敗,比這個更遺憾的是我失去了我最看重的用戶對我的期待和信任。”

2018年7月4日,牛板金創始人兼CEO王旭航在一封公開信里這樣說,他將當時多家P2P平臺集中出現逾期或兌付困難視為“全行業的結構性危機”。王旭航強調,他和牛板金團隊沒有倒下,只是只能走到這里。

第二天(7月5日),王旭航被公安機關傳喚后刑拘,此后再無公開露面。直至牛板金爆雷前夕,王旭航都被不少業內人視為青年才俊,社會精英。

2010年,王旭航曾就讀于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獲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師從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助理錢小軍教授。2012年,他加入中國民生銀行總行,負責制定品牌戰略規劃及品牌條線的培訓。2014年,他轉戰平安銀行上海分行,任公司業務部副總經理,創新銀企業務合作模式,推動了平安銀行部分業務的創新改革。2015年,王旭航下海創業,創立牛板金。

那一年,王旭航不到30歲,少年得志,意氣風發,似乎天下沒有不能做的生意。牛板金旗下的“牛錢包”做的就是活期業務,后來因監管明令禁止,又改為T+3提現,但仍有類活期嫌疑。有業內人士解釋說,活期就是資金池,背后都是期限錯配,而資金池就是犯罪。

而除了活期,牛板金平臺還被曝出現了大量虛假標的。據每日商報,牛板金平臺前董事孫啟良、沈旭卿伙同陳鄂、胡文周,四人聯手虛構標的項目,通過“牛錢袋”產品卷走了投資人總計31.5億元資金,用于房地產開發。

這31.5億徹底斷送了牛板金,而就在爆雷前夕,王旭航還接受了權威媒體專訪,指導投資者如何辨別好的理財投資公司,判斷產品是否靠譜。他在采訪中強調,“我們會把風控放在第一位,保證投資人資金的安全。”

如果不是涉足了P2P并進行了一些違規操作,名校加名企的履歷足以讓王旭航過上舒適、體面的生活。人生哪有如果啊。

時光回溯到幾年前,浙江拓遠律師事務所出了一個律師天團,他們分別是孫劍鋮、陳環和金忠栲。這幾個人不是尋常的律師,此后都發展成了資本大鱷。

先說金忠栲和他創辦的P2P平臺“草根投資”。這家公司曾宣布累計獲得超過34億元融資,投資方中不乏雷軍旗下的順為資本、上市系華聞傳媒等知名機構。草根投資還曾打算到香港上市。

接受媒體采訪時,金忠栲說起創業初心,似乎把自己都感動了。“十九世紀,在美國刮起了一陣尋金熱,相傳,在山脈土壤表層、草根生長的地方就蘊藏黃金。無數的淘金者,去追求草根帶來的財富。淘金者,本身也是草根人群。”,他說,“我也想讓千千萬萬的草根人群,在草根生長的地方獲取他們的財富。所以,我把平臺稱作草根投資。”

短短幾年,金忠栲就把草根投資做成了行業獨角獸。截至去年8月暴雷前,草根投資累計投資金額861.89億元,注冊人數904.22萬。不過這個數據里不包含逾期金額97.14億元。

草根投資最早于去年7月底爆出逾期并開始大量遣散員工。但事后金忠栲還舉行了投資人見面會,強調平臺不清盤,還要繼續D輪融資直到上市。金鐘栲還向投資人保證,公司沒有問題,業務還在推進。

不少出借人曾經是相信并支持金老板的,去年中秋時他們還為他送上了月餅。也有出借人認為金老板“到底是律師出身,舌燦蓮花,頭頭是道”。

因為金忠栲一直在維穩,所以出借人一直在等待草根回款。然而,10月19日,他們卻等來了一則杭州市公安局的通告——金忠栲自首了,警方正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立案調查。

1個多月后,金忠栲等22名涉案嫌疑人被依法批準逮捕,留下了一個逾期97.14億元的平臺和眾多討債無門的出借人。

不知通曉法律的金律師是否已經清楚了自己即將面臨的刑期。如果時光倒回到2013年的話,他是否會放棄光鮮的律師生涯投身P2P?

金忠栲沒有幫助草根實現財富夢想,卻把數十萬出借人變得更加草根,同時,被他牽連的還有律所前同事、如今萬家樂董事長陳環。

2019年1月4日,廣東萬家樂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萬家樂” ,股票代碼000533,)公告承認公司董事長陳環已被逮捕。自陳環失聯后,萬家樂已于2018年12月27日罷免了其董事長職務。

https://ss2.baidu.com/6ONYsjip0QIZ8tyhnq/it/u=2274753956,1976744975&fm=173&app=49&f=JPEG?w=544&h=608&s=C410643213AED4ED0AF4E5DE0100C0B1

萬家樂踩雷P2P緣起于其對浙江翰晟的一場全資收購。在萬家樂收購前,浙江翰晟曾是草根投資旗下的一間子公司。陳環的具體罪名和刑期目前尚不得而知。

同樣背景閃耀,卻最終入獄的還有P2P平臺聚財貓創始人薛亮。聚財貓官網顯示,薛亮本科畢業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學,MBA畢業于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曾為阿里巴巴國際版淘寶創始人,支付寶國際版創始人,樂蜂網副總裁、京東產品總監,曾主導并參與阿里小貸及京東金融業務。

2018年7月18日,聚財貓實控人薛亮被通告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2018年暴雷前,互金行業一度高速發展,風光無兩。不少職場精英,包括傳統金融機構的金領們成為P2P大潮背后的推動者。據《證券日報》2016年的不完全統計,當時從銀行離職后投身互聯網金融行業的銀行高管共計49人,其中跳槽至互聯網銀行12人,綜合性互聯網金融平臺的12人,P2P平臺23人,其它互聯網金融公司2人。

造化弄人。昔日精英如今紛紛折戟P2P,甚至鋃鐺入獄。有行業人士指出,他們的失敗是因為并未看到互聯網金融的真諦——互聯網是手段,風控才是命門,這些精英們很多人并不關注后者,而是希望通過推廣快速做大規模,以致于最后走上歧途,成為了雷潮的制造者。

但折戟的并不都是因為違規,如果按照行業人士預計的那樣,P2P平臺的數量要從幾千家縮減至幾百家甚至更少,意味著,大量的小P2P平臺會死亡。如今的形勢正在迫使小的P2P平臺主動退出歷史舞臺。

“事到如今只能順其自然,4年了,最后悔的就是干了P2P”,一家小P2P平臺的創始人感嘆,可惜時光不可倒流。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