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朝軍血淚經驗:點點網為什么失敗了?

2013-03-06 08:06 來源:互聯網

The Mask of Life

【導讀】點點網失敗在哪?許朝軍回過頭來看,根本原因就在于“輕博客”是個超我產品。而啪啪成功的點則在于,“通過娛樂化的聲音傳遞,擊中了人們害怕寂寞的本我需求。”怎么拿捏超我產品和本我產品的尺度?請看啪啪創始人許朝軍在i黑馬網的自述!

從去年開始我發現把PC端的產品復制到移動互聯網不可行。Facebook上市時最大的問題就是移動怎么搞?后來它收購了Instagram。騰訊微信一推出,下載量很快趕超QQ2012。到去年五六月我徹底想清楚了,PC端的沒落就像泰坦尼克號入水,船頭已經沉沒,還能滑行一段,但當它真正斷裂的時候,只是一瞬間。

當初我做“點點”,也有移動互聯網的產品,卻沒有享受到移動互聯網的紅利。移動互聯網用戶的品位和PC端用戶的品位已經完全不同。到今天我可以肯定地說,眼下你在PC互聯網還沒做成的話就再沒有機會了。PC端的“高帥富”們也面臨一樣的問題:如果兩三年內找不到合適的突破點,一定玩完。

啪啪3

什么才是好產品?我最近在讀弗洛伊德的書,他提到的本我、自我、超我的哲學概念似乎也適用到產品之中。

比如超我型產品,像Office軟件、名片通這些應用,它們對你的工作提供幫助,讓你在工作以外更好地生活,這超過人本能以外的需求。

真正的好產品是滿足人本我的需求。大公司可以做超我型產品,小公司沒有本我型產品很難形成口碑。“陌陌”的成功是滿足了男生喜歡看美女、美女渴望被搭訕的潛在愿望,這是人性虛榮的一部分,好比你買輛保時捷花掉180萬元,其中可能有150萬元是花給你朋友看的。

所以我做“啪啪”,只想讓它簡單有趣,不搞PC互聯網復雜的那一套。啪啪想在移動互聯網上做一個社區,用戶通過聲音和圖片交流情感,并在上面生產內容。這里所說的產品簡單和功能強大是兩回事。第一代諾基亞那么厚,卻只能滿足通話短信功能,和現在的iPhone沒法比。產品簡單和功能強大這兩者看似矛盾的,但你要注意矛盾的對立統一。保證產品簡單的同時產品功能一定要強大。微信、搜索引擎都很簡單,但它們的功能很強大。2011年喬布斯去世之后,我開始認真學習禪宗,發現禪宗的本質也是化繁為簡。

啪啪上線當晚就有很多女生試用,我們擊中了她們害怕寂寞的本我需求。從精神角度講,人靈魂獨立后就寂寞,寂寞之后就需要群居生活,我們認為啪啪通過娛樂化的聲音傳遞是可以解決寂寞的,啪啪就是一款本我產品。

在啪啪的種子用戶中,一些文青、攝影師、明星、DJ,很多都曾是點點的用戶。今天啪啪如果給另外一個公司來做,可能夠戧。它能在我們手里火起來,過去做點點的積累非常重要。

現在如果讓我回想點點錯在哪,根本原因就在于“輕博客”是個超我產品。點點的用戶關心藝術、建筑、時尚,這已經上升到美學層次,是超我需求。就像豆瓣上也有電影和書籍,但我們能因此判斷豆瓣是一個大眾產品嗎?它瞄準的只是文藝青年群體,對比微博它也是一個小眾產品。豆瓣、輕博客都是超我追求,所以長不大,而微博就好像人的衣、食、住、行。其實點點也不賴,只是從今天看來,它的用戶需求并不多。當初產品的問題還沒解決好,我就讓點點過早市場化了。

在2011年市場很熱的情況下,許多公司拿到A輪甚至B輪融資,他們過早地認為自己的產品沒問題,不少人拿了錢就開始運營、推廣、招聘,開始關注轉換率,甚至調整UI。但他們沒有意識到,如果這個產品本身不行,調整也沒用。我也犯了同樣的毛病。

創業通常分三步走,產品、市場、商業模式。現在啪啪產品的第一關已經過去了,我們踩對了點。接下來的問題是怎么擴展市場份額?怎么獲得更多用戶?未來市場中同質化產品會越來越多,你的份額是否還能保持第一?我們必須放到市場中驗證,這個過程充滿風險,因為總會有人想顛覆你。現在開放平臺、媒體、社交網絡都高度發達,啪啪上線后,聲音圖片社交的這層紙被我們點破了。在中國現在這個創業環境中,你要趕緊跑啊。所以過去的三個月里,我們連發了6個版本。

喬布斯也說過,創業就是點連成線。我把從做點點中學到的東西用到啪啪上。未來啪啪能如何發展我不知道,它有可能經歷挫折,也可能遭遇失敗。但禪宗告訴我,人生無常,創業更加無常,就好像去年七八月我根本沒想到啪啪能到今天這個樣子。

移動互聯網沒有奇跡。我們這撥創業者可能要熬上四五年,甚至七八年才會產生下一家偉大的公司。眼下,我們大可享受創業的童年。人都有固定的命運,這其中有變數也有定數。我的定數是一定會做一個不安分者,而我的變數就像《阿甘正傳》里的那枚羽毛一樣,它能落到什么樣的地方,以什么樣的軌跡下落,不得而知。

點評

圖片+語音模式優缺點都明顯

@萬能的大熊 IT評論人

啪啪這個應用很有意思,其實沒有做太多突破,就是圖片分享加語音,然后配上SNS的關系。仔細思考一下產品的形態,其實應該是倒過來的,是語音加圖片。看似沒有區別,實際區別很大。

微信的本質是一個語音的短信,啪啪則類似一個語音的微博。語音微博為什么沒有做起來,因為我們沒有視覺焦點,總不能一路聽下去,而且每次聽之前,都不知道說的什么。聽是比看更慢、效率更低的感覺,我們經常會選一些無名的書籍去翻一翻,卻很少去聽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歌曲。當然,聽比看的優點是,聽內容更仔細認真,從用戶角度講,黏度會比較高,情感建立也比較深刻。就好像一般的陌生人接觸,總是從信件(短信),熟了打電話,再熟了見面交往,這樣遞進。所以說,與其說啪啪是圖片配了聲音,不如說是給聲音配了圖片,讓聲音有了視覺焦點,從而吸引了用戶對內容的興趣。這和圖片分享應用是完全不同的。

這就好像微信有很多新聞都是圖片加文字的形式,啪啪更傾向于是一個媒體產品,可以理解為一個微電臺產品,而不是一個照片分享產品。每一個圖片加聲音的實質是一個電臺欄目,只是比較短,而每一個啪主都是一個電臺的主持人,粉絲就是聽眾。

這個模式的優點和缺點同樣明顯。它類似豆瓣,是一個小眾產品。前期很多人會被興趣驅動,來參與這個活動,但之后恐怕用戶會逐漸沉淀,剩下一些精英內容制造者和鐵桿聽眾的模式,最終成為一個微電臺類的媒體產品。這和微博的境況很相似,內容運營短期是興趣,長期看難度就很大,這會造成普通用戶的流失,或者只做聽眾而不再做內容,成為一個聲音媒體。

之后的運營可以建議兩個產品的模式。一個產品是視頻直播網站模式,找一些美女主播來做語音內容,配圖就可以了,不影響效果,反而想象空間更大。另一個則是豆瓣的電臺模式,會有一些專業頻道的出現。如果從這兩個已經比較成功的產品模式上做一些努力,相信還是會有很大前途的,困難就是在于整體調性的把握和一些利益的取舍。

而純媒體方向的明星語音發布也會吸引很大量的粉絲關注,風險就是資源比較集中,控制力比較弱,如果作為主要模式的方向,雖然前期效果會不錯,但后期容易被更強勢平臺模仿并搶走資源,承擔的風險比較大。

語音之于移動,還有很大挖掘空間

黃建軍 簡網產品經理

在啪啪上聽過一位女生慵懶的聲音,說什么不記得了。而張藝謀客串姜文電影里的一句“安紅,我想你”,卻是石破天驚之作。

這顯然是一個真實的需求。無關大小,只要需求真實存在,產品就有核心動力。譬如國畫需要上好的宣紙,移動天然適合圖片和語音,這是物理生理規律,是天道。產品首先得循天道,合人性。

啪啪能不能成,能成多大,現在還是巨大的問號。啪啪現在還在“人之初,性本善”的階段,未來有太多變數。例如產品對聲音處理還有沒有更豐富的空間,能不能更有娛樂性,圖片在產品里的位置等等,都需要去嘗試,需要用戶來解答。

不過語音之于移動,還有很大的挖掘空間,并不是微信和唱吧就已窮盡。但愿啪啪能走更遠,為大家開辟一個更廣闊的空間。

、啪啪很可能在短時間內再次轉型

冉偉 資本實驗室創始人

啪啪“讓照片會說話”的圖片+語音社區模式,無疑在圖片分享社區的基礎上往前走了一步,給使用者也帶來更多新鮮的互動體驗。但是要探討啪啪能否持續成長,需要回歸到幾個最原始的問題:

是否真的滿足用戶的強需求?

和其他許多移動社區一樣,啪啪希望占據的是用戶的無聊、碎片化時間。但是換一個角度來看,越無聊的時間,越可能是“奢侈”的時間,因為你很難讓一個用戶長期把“無聊”的時間奉獻給某一個應用。在這方面,啪啪的癥結恰好在于,很難讓用戶對陌生人的語音“碎碎念”保持長期的興趣。

是否真的難以替代?

啪啪是以“圖片+語音”為切入點的陌生人社區。從產品形態來看,其豐富性和直觀性不如視頻社區;從便捷性來看,又不如微博、微信。即使往微電臺方向發展,也會面臨其他專業性更強的電臺應用的競爭。因此,這個模式處于一種尷尬的產品夾縫之中。

能否真正產生有價值的數據?

在云端、大數據時代,一切皆數據。在這個前提下,判斷一個移動應用的價值需要加上一個新的維度,那就是:用戶在互動過程中,能否產生有價值的數據流,創業公司能否對這些數據進行挖掘并產生延伸價值。這遠遠超越了“下載量是否龐大”的標準。然而,從目前的啪啪來看,還難以形成這樣的數據價值。

一個人每天到底有多少精力和時間去上多少個社交網站,包括移動社區?他們到底能獲得怎樣的持續價值,并且是否能夠反過來給社區帶來持續價值?這是所有的社交應用開發者需要回答的終極問題。

總的來說,啪啪很可能在短時間內面臨再次轉型。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