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大佬戴志康節節敗退

2019-09-03 11:10 來源:互聯網

圖蟲創意-459200732129395045.jpg

編者按:本文來源全天候科技,作者楊泳潔。

傳奇大佬戴志康投案自首了。

9月1日,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在官方微博官方微博發布了《關于“證大公司”案件偵辦的情況通報》。

通報指出,8月29日,法人代表戴某康,總經理戴某新等人向警方投案自首,并稱在公司經營過程中存在設立資金池、挪用資金等違法違規行為,且已無法兌付。據此,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對“證大公司”立案偵查,對戴某康、戴某新等41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查封相關涉案資產。

天眼查數據顯示,證大集團董事長、法人代表戴志康正是警方通報中投案自首的戴某康。

此前,戴志康曾涉足房地產、藝術品投資、金融等行業,并建樹頗多。戴志康旗下證大集團在地產領域曾開發了證大五道口、證大大拇指廣場、證大喜馬拉雅中心、證大九間堂等知名地產項目;在金融領域,布局主要有證大金服、西部信托等,證大還間接入股了網貸公司捷越聯合;文化方面,證大曾投資上海喜馬拉雅美術館、證大文化、大觀舞臺;另外,在互聯網領域,其比較知名的投資案例有喜馬拉雅FM等。戴志康被業界視為傳奇人物,有人稱其為“腳踏著地產、惦記著金融,把玩著藝術”。

戴志康曾多次入圍胡潤中國百富榜,2004年,戴志康憑借17億元的身價,在胡潤百富榜中排名第57位;2007年,戴志康在胡潤百富榜排在第65位,身家100億。2008年,其排名第68位,身價75億。2012年,戴志康還成為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的上榜富豪。

戴志康這樣一個傳奇人物的投案自首引發了廣泛關注。截至9月1日晚18:00,戴志康投案自首的消息登上了微博熱搜,排名第40位,有超過16萬人表示了關注。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至此,曾經名震一時的傳奇大佬戴志康走到了人生的至暗時刻。

1、地產大佬的起落

據公開信息,戴志康于1964年出生在江蘇省海門市一個貧寒家庭;1981年,他考入了中國人民大學,主修國際金融專業。本科畢業后,戴志康又考入中國人民銀行總行研究生部繼續深造。

1987年,戴志康先去了中信實業銀行總行,擔任行長辦公室秘書。一年后,他跳槽到德國德累斯頓銀行,擔任北京代表處中方代表。

1990年,戴志康進入海南省證券公司擔任證券公司部門經理一職,這是央行批準成立的海南省第一家有價證券專營公司。

轉折點出現在1992年。這一年,海南省證券公司作為基金管理人,設立了中國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海南富島投資基金;戴志康成為富島基金的總經理。當年,富島基金主要在海南房產、海南股票、深圳股票等方面進行投資,當年即輕松賺得500萬元。不過,次年由于宏觀調控,戴志康不僅賠光了利潤,還搭上了6000萬元的本金,近乎破產。

1993年,戴志康在大舉投資海南地產之時,直覺認為,杭州適合人居,便斥資3000萬買下了杭州西郊261畝的農田和池塘,開發湖畔花園項目。一個未經證實的信息是,馬云還曾在這里買過一套房,并以此為據點創辦了阿里巴巴。

后來的事實證明,湖畔花園項目拯救了遭遇海南地產泡沫的戴志康。海南地產泡沫后,靠杭州湖畔花園翻身的戴志康再次將重心轉向地產業。2000年前后,證大集團移師上海浦東,開發當時地處偏僻位置的聯洋社區項目。隨著聯洋社區很快發展成浦東的高端社區,證大集團在上海也快速騰達,之后又連續開發了證大家園、水清木華等住宅項目,以及大拇指廣場、九間堂別墅、喜馬拉雅中心等頗有知名度的文化地產項目。據公開宣傳資料,九間堂被包裝成中國最頂級成功人士的宅基地,是馬云、葉立培、張九陽等商界名流的上海家宅。

在地產領域取得成功后的戴志康逐漸走上藝術投資的道路,一發不可收拾,甚至不計成本。他常常以中式服裝和布鞋出現在公開場合,熱衷做美術館和文化收藏。2002年,戴志康曾以300萬元購得法國超現實主義大師凱撒的畢生杰作——大拇指雕塑,轟動一時,至今,證大現代藝術館都是國內知名民營美術館之一。與此同時,其每年都處于虧本經營的狀態。

為了打造承載自己文化理想的喜馬拉雅中心,戴志康更是花了超過十年時間(1998年拿地,2006年動工,2010年建成)和30億元資金。該項目融入了酒店、美術館、舞臺、商場,由日本知名建筑師設計。

然而,正如戴志康本人后來的總結——喜馬拉雅中心“太超前”了,文化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作為地產項目沒有帶來直接的經濟回報。喜馬拉雅只租不賣的模式,需要運營十多年才能收回所有成本。

為了挽回喜馬拉雅中心的財務損失,戴志康曾孤注一擲,以92億元天價拍下外灘8-1地塊,他試圖靠這個超大項目賺回三個喜馬拉雅中心。按照規劃,外灘項目的體量是三個喜馬拉雅中心那么大,而開發時間僅需要喜馬拉雅中心的1/3。

然而,事與愿違。當時的證大賬上只有5億元,戴志康原打算借復星集團的資金杠桿完成外灘項目,但當地產宏觀調控導致銀行信貸無法跟上時,最終還是在資本面前碰壁。二期項目46億元的土地款到期后無錢支付,不得不將外灘地王忍痛轉手。2011年底,證大集團先是將外灘項目50%股權轉手給郭廣昌的復星,后又將剩下50%股權賣給了潘石屹的SOHO中國。

兩次商業地產項目前后失利,不僅動搖了戴志康的地產王國根基,讓證大集團元氣大傷,更錯失了在地產領域做大做強的黃金發展期,逐步淪為二流規模的房企。

房產不順,投資也出了事端。2007年牛市前后,證大投資與多個信托公司合作發行陽光私募產品,成績斐然,一度成為上海最大的陽光私募之一。但到了2012、2013年左右,證大的多個陽光私募產品如“金牛”系列紛紛出現問題,大量定增產品最后凈值只剩下零頭,最后不得不黯然清倉。

多重壓力之下,戴志康決定退出地產行業,轉戰互聯網金融。

2015年2月7日,上海證大(0755.HK)發布公告稱,戴志康以總價12.507億港元將其個人和女兒戴陌草所持有的上海證大房地產有限公司42.03%股份全部出售,接盤方是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公司的全資子公司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國際)控股有限公司,相當于每股售價只有0.2港元, 總代價為12.51億港元。這是一個讓人心酸的價格。據證大房產2014年中報,其資產總值199億港元,現金流13.5億港元。

“對我而言,是半賣半送。”戴志康表示,這個行業(房地產)太擁擠了,不需要這么多公司。

只可惜,戴志康剛剛割肉退出,地產行業就迎來了2016-2017年的短暫黃金期。而他看好的互聯網金融,卻在幾年后遭遇重創,甚至把他送上了不歸路。

此外,戴志康看重的文化投資行業也未給他帶來多少盈利。以證大文化(837786.OC)為例,這是一家新三板掛牌公司,主營藝術品的銷售和顧問服務,2018年營收5298萬元,虧損442萬元,同比下滑了216%。

戴志康曾在去年5月的一場演講中透露,喜馬拉雅FM是證大集團投資孵化的獨角獸,當時估值已經達到200億元,希望2019年能夠在A股上市。不過據天眼查顯示,今年5月,戴志康已經退出喜馬拉雅董事位置,旗下證大投資也于6月份退出了喜馬拉雅的股東行列。

圖片來源:天眼查

近日,喜馬拉雅FM高級市場總監張永昶曾在接受紅星新聞采訪時表示, “我們目前還沒有準備披露我們的股權結構,但是證大公司跟我們沒有任何投資關系,也沒有任何業務聯系。”

回頭來看,當時戴志康將證大從房產轉型到互金領域,可能是一次戰略失誤。

2、夢斷互聯網金融

2015年告別房地產后,戴志康曾這樣解釋退出的原因——我就是科班出身做金融的,現在一半時間都在搞金融,(做)房地產我只是玩主。他稱,未來證大公司的主攻方向將是互聯網金融。

2010年,證大開始布局小微金融,業務平臺包括從事銀行助貸業務的深圳證大速貸小額貸款、扶植農村經濟的海門證大農村小額貸款、以網貸撮合為核心業務的上海證大財富,以及北京捷越聯合。

2015年初,戴志康接受澎湃采訪時稱,證大微金融產業的規模已超地產,成為集團主業,證大集團最終目標是互聯網時代的新型投資集團。

那時候的戴志康看起來躊躇滿志,對互金業務充滿了信心。但風險已經悄然而至。

此次警方通報中提到的撈財寶、上海證大愛特金融信息有限公司、證大財富均為證大旗下平臺。

圖片來源:天眼查

浦東警方在通報中表示,經過調查,證大公司在未取得國家相關金融資質許可的情況下,通過旗下“撈財寶”線上理財平臺(上海證大愛特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證大財富”線下理財門店(上海證大大拇指財富管理有限公司)向不特定社會公眾非法吸收存款,目前該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

撈財寶體量較大,截至2019年7月,撈財寶借貸余額達到數十億元。這意味著,僅此一家,戴志康就涉及數十億資金規模。

圖片來源:撈財寶官網

除了撈財寶,股權穿透后結果顯示,戴志康還間接控股北京捷越聯合信息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捷越聯合”),捷越聯合直接運營網貸平臺“向前金服”,并全資控股網貸平臺“向上金服”。戴志康通過上海杰悅投資咨詢有限公司,認購了捷越聯合38%的股份,是僅次于創始團隊的第二大股東。捷越聯合的官網上,至今證大財富仍處于合作伙伴的位置。

圖片來源:天眼查

一位捷越聯合的內部人士稱,戴志康和捷越聯合只是投資關系,雙方各自獨立運營,并未涉及到底層資產的合作。

戴志康自首之后,曾有人懷疑,證大集團旗下資產眾多,為何會無法兌付以致要去投案自首?

某接近證大集團的行業人士表示,當初戴志康把地產公司股權折價轉讓給東方資產時,已經是債務重組,流動性嚴重不足。收到的股權轉讓款在處理各種債務之后,留下來的資金已經很少,沒有能力兜底。

截至目前,據騰訊新聞一線,“證大系”并無太多優良的流動資產可以覆蓋,證大投資目前仍有4筆股權質押仍在有效期。最早的股權質押時間出現在2016年4月份,即當時已出現資金緊缺。最大的一筆股權質押則發生在2017年12月11日,證大投資將其持有的證大喜馬拉雅股權質押給上海銀行浦東分行,出質股權數額為3.48億元,至今均未贖回。

圖片來源:騰訊新聞一線

戴志康自首之前已有風險前兆。整個8月,對于戴志康來說是壓力山大的月份。

8月12日,撈財寶發布公告,因存管方瑞華銀行自身業務調整,撈財寶將在無存管的情況下停止新增業務。

第二天,一份《關于上海證大投資咨詢有限公司提前終止全體員工勞動合同關系的通知》在各互金微信群流傳。其中,證大投資為撈財寶的資產端公司。

8月14日,戴志康在撈財寶平臺發布了一封致用戶的信,他在信中稱,“請大家給予我們一些耐心,我們有能力實現平臺的良性退出。”

10幾天后的8月25日,戴志康又在撈財寶平臺上發布了致用戶的第二封信,他在信中稱,暫時不能拿出幾十億的現金為借款人做兌付,但他強調所有證大的高管不會跑路、失聯,因為這樣的行為配不上證大27年的招牌。

此后第二天,戴志康又通過撈財寶平臺向投資者表態——他本人和所有證大的高管不會跑路、失聯。他在致投資者的信中稱,“我想請大家放心,我們不會甩鍋。”

8月29日,戴志康履行了他對投資者的諾言——不跑路,不失聯,他選擇投案自首了。

縱橫于金融、地產、文化27年的戴志康,最終折戟于互聯網金融。在給投資人的公開信中,戴志康曾經提到,“很遺憾一件本該美好的事物,給大家帶來的卻是痛苦和煎熬。” 

有資深律師提到,戴志康可能要面臨10年以上的刑期。接下來,曾經的傳奇大佬可能要在獄中承受痛苦和煎熬了。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