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川股首富到卷款跑路,肖文革掏空400億傳媒帝國?

2019-09-19 14:40 來源:互聯網

編者按:本文來源自創業邦專欄艾問人物。

戲里的張小敬救得了長安,戲外的《長安十二時辰》卻救不了它的投資人——印紀傳媒。

9月12日,因股票價格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格低于1元,印紀傳媒正式停牌,等待他們的將是深交所有關能否繼續上市的 “生死判決”。

此前,久未露面的印紀傳媒董事長吳冰還特意通過媒體強調:“無論如何,自己都會堅持到最后一刻,絕對不會放棄,更不會跑路。”話說的很壯烈,只是從早已身揣美國國籍多年的吳冰口中說出,有多少人相信,就不得而知了。

兩年多的時間,一家曾力壓華誼、光線,市值一度超過400億的龍頭企業,走到如今這般田地,期間都經歷了什么?坍塌得如此迅速,背后究竟是行業的縮影還是資本的游戲?

艾問:堅決不做先烈?

說起印紀傳媒的發家,離不開“關系”二字。1993年,出身于軍人家庭又曾在政府和部隊工作過的肖文革結識了人稱“三爺”的韓三平。憑借著韓三平在電影圈的關系,肖文革又陸續結交了葛優、馮小剛等電影明星,為日后自己進軍影視行業奠定了基礎。

中國電影集團公司董事長韓三平

中國電影集團公司董事長韓三平

與此同時,作為八十年代的全國體操冠軍,退役后的吳冰自打擔任了成龍電影里的武術替身后,3年內接連拍了15部電影,成了香港紅極一時的“女武星”。也正是在香港發展的這段時間,吳冰結交了美國導演丹·密茨。

作為一名地道的“中國通”,丹·密茨曾在媒體采訪中表示:“在中國,成功的真正關鍵在于關系加實力”。當年與吳冰結識后,丹·密茨只身來到北京,試圖進軍中國市場,差的就是關系和人脈。

因此,與肖文革的結識也就在情理之中。三人對于進軍傳媒業的想法一拍即合,旋即成立了一家名叫“DMG”的國際傳媒公司,而公司的中文名稱也就是我們所熟知的“印紀傳媒”。此后,肖文革在媒體前,也將自己這個帶有時代烙印的名字改稱“肖文閣”。

盡管肖文閣本人在電影行業人脈深厚,但在“鐵三角”看來,當時的中國電影市場空間有限,而且還有審查制度帶來的政策風險,三人約定:寧可不做中國電影的先鋒,也堅決不做中國電影的先烈。

所以,創業初期的印紀傳媒將發展的重心放在了廣告和公關行業,并且做的也是有模有樣,像寶馬、奧迪、耐克等知名企業都曾是印紀傳媒的客戶。自身也是斬獲包括美國Summit廣告大獎、戛納廣告金獎等多項業內知名大獎。

直到2009年,印紀傳媒進軍電影行業的時機終于來了。9月,國務院頒布了《文化產業振興規劃》,明確提出將影視制作行業列為發展的重中之重。同年,中國電影院達到了5000塊放映屏幕,肖文閣判斷,中國電影市場化規模達到一個新的臨界點,是未來觀影需求高速增長的重要標志。

與此同時,這一年也是新中國成立60周年,韓三平和他的中影集團正在積極籌備獻禮片《建國大業》。借此機會,肖文閣找到韓三平,直言自己不僅能在資金上提供支持,更能在宣發等商業層面給予幫助。

《建國大業》中肖文革扮演的何應欽

《建國大業》中肖文革扮演的何應欽

后來也就如人們所知道的,印紀傳媒不僅成為《建國大業》的投資人,連肖文閣本人也成了國民陸軍司令何應欽的扮演者。從結果上看,主旋律電影加商業化宣傳,第一次便大獲成功。4.5億的票房收入成了當年的冠軍,印紀傳媒自然是賺到盆滿缽滿。

隨后,印紀傳媒開始在電影市場大踏步的前進,2010年,投資拍攝了《杜拉拉升職記》,2011年又出品了中美合拍電影《環形使者》都獲得了市場上的成功。但對于肖文閣和他的印紀傳媒來說,還遠遠不夠。

《環形使者》制片人丹·密茨出席上海發布會

《環形使者》制片人丹·密茨出席上海發布會

艾問:春江水暖鴨先知?

2013年,印紀傳媒與漫威合作拍攝的《鋼鐵俠3》在國內正式上映,隨即收獲了7.54億元的國內票房,位列當年國內票房榜亞軍。據悉,不同于以往簡單的投資,此次印紀傳媒直接參與了《鋼鐵俠3》的策劃、劇本、投資、拍攝等多個環節。

艾問(iask-media.com)查閱公開數據發現,2013年印紀傳媒凈利潤達到2.76億,相較于2012年的1022萬,直接翻了25倍還多。為了進一步的發展,此時的肖文閣開始謀求上市的可能。

2014年,停牌半年的四川高金食品披露重組方案,以資產置換的方式引入印紀傳媒。當時恰逢A股那波牛市的起點,借殼上市、炒估值,人人都想趁機大賺一筆。借此東風,復牌后的“高金食品”一連7個漲停,其中受益最大的自然是持有高金食品約78%股份的肖文閣,相比之下,昔日的鐵三角,吳冰一股不持,丹·密茨則是選擇退回美國。

從左至右為丹·密茨、吳冰、肖文革

從左至右為丹·密茨、吳冰、肖文革

不過,印紀傳媒的借殼上市直到今天也是充滿了爭議。據媒體報道,當時高金食品對于印紀傳媒的估價高達60億元,刷新A股傳媒類企業的并購記錄。此外,印紀傳媒還進行了業績承諾:2014-2016年,印紀傳媒三年歸母凈利潤分別不低于4.3億、5.58億、7.19億。若完不成將進行利潤補償義務。

艾問(iask-media.com)查閱2014-2016印紀傳媒年報發現,這三年印紀傳媒的凈利潤分別為4.36億,5.74億,7.31億,如此精準的完成,像極了大學生考試,60分萬歲,多一分浪費。

話雖如此,局外人也只能通過財報來了解公司,實打實的增長畢竟是事實。隨著印紀傳媒的迅速崛起,肖文閣也走上人生巔峰。2016年肖文閣以215億元的身價入選胡潤中國富豪榜,排名第103位。

相比于肖文閣的春風得意,印紀傳媒的內部卻在悄悄生變:2016年4月19日,印紀傳媒發布公告稱,因個人原因,付艷女士辭去公司董事、財務總監、戰略委員會委員及薪酬與考核委員會委員職務。

10月14日,獨董辛茂荀申請辭去公司董事會獨立董事、董事會審計委員會主任委員、董事會薪酬與考核委員會委員等職務。印紀傳媒在公告中表示,此時獨董中已沒有會計專業人士。

一個月后,印紀傳媒再發公告,宣布更換已連續為公司提供審計服務多年的天健會計師事務所。幾乎同一時間,證券事務代表韓洪龍宣布辭職。隨后,獨董王寶英、董事會秘書李榮強也先后因個人原因辭職。

大批高管離職把印紀傳媒推到了風口浪尖,而印紀傳媒給出的解決方案更是令人咋舌:選擇讓吳冰一人身兼董事長、總經理、財務總監、董秘四職。

印紀傳媒董事長吳冰

印紀傳媒董事長吳冰

作為一家擁有600多名員工的上市公司,擔任以上哪個職位都絕非易事,更何況一人身兼四職。當時就有人在懷疑到底是沒人能干,還是沒人敢干?

艾問:樹倒猢猻散?

事實上,自打當年印紀傳媒壓線完成3年的凈利潤承諾后,就有媒體質疑其涉嫌財務造假。加上之前大批與財務相關的高管離職,卻沒人繼位更加印證了這一說法。

況且艾問(iask-media.com)查閱2017年一季報發現,印紀傳媒的營業收入同比下降30.1%,凈利潤增速也從過去3年的20%以上下滑到13.91%。剛履行完承諾就玩業績變臉,二級市場的反應可想而知。

印紀傳媒股價走勢圖

印紀傳媒股價走勢圖

自打2017年3月印紀傳媒的市值達到431億的頂峰后,其股價就開始一路下跌,一直跌到停牌前的0.55元/股。

業績下滑,股價暴跌,都擋不住肖文閣的瘋狂套現。

2017年底,肖文閣3年的限售期正式解禁。2018年1月30日,肖文閣作價12.75元/股,將其6.03%的股份轉讓給安信信托,套現13.6億元。3個月后,肖文閣又作價11.80元/股轉讓其5%的股份,套現10.4億元。加上之前已經質押的股權,據媒體統計,此時肖文閣已累計套現44億。

在此期間,為了阻止股價進一步下滑觸及平倉線,在肖文閣第一次轉讓股份后的第二天,印紀傳媒就宣布計劃收購鏡尚傳媒100%股權,并在連重組草案和預案還沒有公告的情況下,向對方支付了2.5億元的保證金。由于涉及重大資產重組,印紀傳媒隨即開始了長時間的停牌。

7月7日,印紀傳媒宣布重組失敗,2.5億的保證金也沒能收回。兩天后,印紀傳媒復牌,直接7個跌停。在跌破平倉線后,肖文閣持有的印紀傳媒44.04%的股份也被輪候凍結,大量訴訟隨之而來。年底,肖文閣因拖欠十多億案款被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和限制消費人員名單。

兩年前還是川股第一人,如今竟成了老賴。有人說肖文閣急于套現是因為涉賭,但不管怎樣,受此影響的印紀傳媒已是搖搖欲墜。

2019年4月,印紀傳媒發布2018年年報,與上年相比,印紀傳媒的各項財務指標均出現巨幅下滑,其中營業收入同比下降83.44%,凈利潤同比更是下降了332.37%。

2018年印紀傳媒主要會計數據和財務指標

2018年印紀傳媒主要會計數據和財務指標

對此,印紀傳媒給出的解釋是:受整體市場環境影響,公司下半年業務幾近停滯,影視業務發生了較多未預見、未充分預計而未達預期的情況;在宏觀經濟去杠桿的影響下,公司整體流動資金緊張,對2018年度生產經營情況造成了重大影響。

真實情況如何,恐怕只有局內人知道。艾問(iask-media.com)注意到,報告期內又有5位董事會成員因個人原因主動離職,留下來的肖文閣與監事會主席張彬也早已把股權全數質押。面對以上種種變故,四川證監會曾連發多封問詢函,可印紀傳媒已經連個能回應的人都沒了。

至于那位身兼四職的董事長吳冰,印紀傳媒曾表示,因大量工作對身體健康產生影響,吳冰在工作之余赴國外進行短期治療。

花開蝶滿枝,樹倒猢猻散。留給印紀傳媒的最后一條路,恐怕也只能寄希望于破產和解了。

現在空無一人的印紀傳媒公司前臺

現在空無一人的印紀傳媒公司前臺

泰戈爾曾有句名言:“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可在資本市場里,引起雪崩往往只有一兩片雪花,其他被裹挾而來的,或心酸、或憤怒、或無奈,最終只能空留一聲長嘆。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