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年賺千億留下明星黑歷史的公司,要破產了

2018-11-19 15:14 來源:互聯網

就在上個月,一家留下楊冪黑歷史的日本公司破產了,負債21億日元!

楊冪為什么會被一家日本公司留下黑歷史?

因為她太愛拍大頭貼了.

風格與今天千差萬別。

這家公司不僅留下了楊冪的黑照歷史,還有高圓圓、李小璐、張藝興等明星的那段非主流時代。

留下眾多明星黑歷史,

在日本創下1000億日元的營業額

這家留下這么多明星黑歷史的公司成立于1988年,是日本最大的貼紙相機龍頭生產商,也是最早做貼紙相機生意的商家之一。

1997年開發出首款大頭貼相機。當年正值大頭貼相機潮流的高峰期,它的出現一舉在日本國內創下了1000億日元的年營業額。

單是在日本,就已設置了5萬部大頭貼相機,可謂相當風光,其受歡迎程度不亞于如今的抓娃娃機。

一年后,便傳入國內。在那個沒有拍照手機和修圖軟件的年代,大頭貼以驚人的速度開出了一家又一家的店,人們對大頭貼的態度可用“瘋狂”概括,在當時絕對是年輕人的“寵兒”,同時也是青春的代表物。

明星們都沒錯過這個時尚,除了楊冪外,女神高圓圓也趕了這波潮流。

 

還有楊丞琳。

和迷戀水鉆和愛心的李小璐。

這BlingBling的愛心水鉆邊框里,透露著一絲貴族女孩的氣質。

到了張藝興這,畫面稍微端莊一點。

以上,拍照表情總結如下:

那時候拍大頭貼可以說是件集體時尚的沖動,不僅炫酷還極具儀式感。

首先,選相框。

對著好幾本已經被翻爛的相框冊子,在紙上記下神圣的編碼。

相框上通常是有些傷感的火星文,比如:

“青春是一道明媚的憂傷”;

“我該做什么,還能信什么,我不再懂我,一切都變了,我怕了,也該走了…“;

再比如火星文“涐 們 旳 丗 屆 、 能 ド 能 永 遠 燦 爛︶ㄣ”。

選好后,開拍。配上長劉海和45°仰望天空的姿勢…

拍完后還要繼續選個裝大頭貼的小相冊。

很多人都對此念念不忘。

現在來看,大頭貼如此火爆的原因無非是這樣幾點:

第一,新鮮感。在智能手機沒有出現的時候,這是最早的“自拍”,大頭貼可以說是開創了許多人的攝影初體驗。

第二,互動性。可以自行選擇相框背景,抽象派、雜志封面派、非主流系列的一應俱全,表達簡單心意的文字、可調節的照片尺寸,大家對這個新生事物都抱著極強新鮮感,有簾子罩著,想怎么擺poss就怎么擺poss。

第三,方便。即拍即取,背膠式,想貼哪貼哪。

當時的年輕人都覺得把“大頭貼”貼在錢包、手機以及同學錄上是一件比超級酷的事情。

但潮流也有衰退的一天,網友感嘆道:無法避免又一個失去。

現在即使90后想回到那個非主流的時代,恐怕也都沒那個發量了。

不斷創新,但回天乏術

時間回到2000年 ,夏普推出一款內置攝像頭的手機,這是第一款擁有拍照功能的手機。從此全人類都在臭美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

隨后,數碼相機和手機普及,以Make Software為首的貼紙相機廠商也嗅到了危機。

2004年左右,貼紙相機就推出了ps功能,之后幾年里,也出現過更先進的Cyunt大頭貼機,不僅能提供美顏的效果,還能給拍照的人畫上唇彩和腮紅,玩家還可以在圖像上寫字或者貼標簽之后再進行打印。

當時眾多大頭貼公司均開始以“拍得美”為噱頭,從流行調整面部輪廓到把眼睛弄大、突眼…… 有時甚至會弄得不像人,結果走向極端。

貼紙相市場也由2008 年的250 億日元,一年后縮減到230 億日元。

直到2010 年,業內從極端稍為修正,各家轉為追求自然風格,雖然“夸張”仍是少不了,但加工感少一點、著力于美肌和透明感,令2011 年的市場規模稍稍恢復至300 億日元。

但相比之下,修圖應用的美顏能輕松做到百分百磨皮,修圖效率極高,玩法更是多種多樣,更重要的一點是,它可以隨時拍攝而且成本較低。

因此在各種圖片編輯應用的席卷下,貼紙相機逐漸走向沒落,2013年,Make Software在全日本設置的貼紙相機已經從最高峰時期的5萬臺減少至了1萬臺。

到了2014年,Make Software的銷售額更是下跌至67億日元,但Make Software還在頑強抵抗。

今年初與NTT DoCoMo (日本最大的移動通信運營商)合作推出地方限定貼紙相,夏季則與人氣男星竹內涼真主演的電影《老師君主(センセイ君主)》合作,為粉絲提供與竹內拍攝大頭貼的機會。

9月份的時候,又推出新的貼紙相機。除了優化大眼、美膚及長腿等修圖功能,提高修圖效率之外,還可以通過掃描二維碼來獲取原圖及拍攝時的短片。

任其出盡法寶仍是回天乏術,一個月后其銷售額下跌至98%。現在市面上只剩不到1 萬部貼紙相機。公司負債已達21億日元,不得不宣布破產,停止業務。

如今的“大頭貼”已經漸漸淡出了我們的視野。

為什么抓娃娃機能活下來,

大頭貼卻不行?

大頭貼之敗的根源不在產品,而在于沒有抓住體驗經濟下對市場、用戶需求的再開發。

為什么這么說呢?

在大頭貼剛剛興起的階段,很多商家、投資者盲目跟風進入,經常壓低價格、相互拆臺,導致一開始行業水準就良莠不齊。

隨后,替代品的相繼出現,數碼產品更新換代迅猛,各種“大頭貼”軟件也層出不窮,大頭貼雖然也在更新換代,但都只是在小打小鬧,對后續市場延伸定位不清晰,這種淺挖掘模式已不能滿足消費者,這加速了其衰落的進程。

而與大頭貼的沒落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抓娃娃機的崛起。

抓娃娃機這個屬于童年回憶的機器,曾經只是游戲廳的一部分,一度因為游戲廳的不景氣而退出大眾視野,現如今不僅徹底摘掉了游戲廳的標簽,還悄無聲息又無孔不入地卷土重來了。

先是搶占先機占據影院,然后在布局在商場、超市等人流密集的位置,慢慢培育出用戶的消費習慣,并以每年幾十萬臺的增長速度,迅速占領了中國大小城市的消費場景。

是誰重新點燃了這款已經有幾十年歷史的線下游戲,讓它再次成為這一代年輕人的新寵?

除了抓娃娃本身的魅力,最重要的是其完成了對于線下商業購物生態的補充甚至重構,并且開始吸收互聯網因素,有機會成為新的流量入口。

而其火爆背后是中國城市的零售業態的快速變化,從其1.0時代的單一零售,2.0時代的組合形式,進化到了3.0時代的商業綜合體。

在這樣的消費場景升級中,用戶對抓娃娃機這類輕便省時的線下娛樂消費方式有著強烈的需求,而在未來,商業的核心價值將是全面滿足用戶的精神需求,社交化、場景化模式也會成為主流。

而大頭貼經過這么多年發展還只是那個大頭貼,沒有一點附加值的增長。

結語

柯達直接倒下,諾基亞垂死掙扎,索尼與夏普榮耀不再,再到如今貼紙相機龍頭的破產,這些企業不是不愿或缺乏創新,而是沒有跟著“未來”和用戶創新。

但就目前來看,大頭貼其實還是有市場的,如果商家能夠轉變經營方式,大頭貼像抓娃娃機一樣重回當年的盛世也并非不可能。

其實不管時代如何變化,有一點不會變:企業有多貼近用戶、貼近市場,就有多貼近成功。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