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得志"的驕縱,才是金立劉立榮失敗的根源

2018-12-14 10:06 來源:互聯網

劉立榮40歲以前的人生,絕對是“開掛”的人生:作為一個農家子弟,他18歲考入重點大學;憑借個人的努力,25歲成為名噪一時的金正集團副總裁;30歲創業時,上百人爭相投資他;34歲時,在國產手機全面敗退的大潮中,他創立的金立手機卻逆勢增長,穩居國產手機線下市場第一名;到38歲時,他將金立帶到了國產手機第一、全行業第三(僅次于諾基亞和三星)的位置……但很多人沒有想到,若干年后,這位曾經深受行業追捧的青年才俊,卻背上了“負債百億”“裁員萬人”“沉迷賭博”的罵名,被輿論口誅筆伐。

不甘平庸

劉立榮1972年出生于湖南益陽桃江縣的一戶農家里,從小在父母的棍棒教育下,他年年考第一,一直考上了全國重點大學——中南工業大學(中南大學前身)。

一個人的潛質,往往年輕時就有所顯露。劉立榮從小酷愛圍棋,大學里的高手又多,劉立榮曾經和一個高手同學過招,結果每盤必輸。但半年之后,劉立榮就已經成為工大第一圍棋高手,那位總贏他的同學,即使劉立榮讓其三子,對方也贏不了。對手納悶他為何提高得這么快,劉立榮說:“你下棋根本不思考,怎么能有進步……”

愛思考的劉立榮大三時晉升為圍棋業余三段,并成為工大圍棋協會會長,就連當時的校長下棋都要點名找他。

除了愛思考,劉立榮還是個注重細節的人。在大學期間,為了勤工儉學,劉立榮經常到宿舍區去推銷面包和牛奶。當時干這個“買賣”的還有其他同學,但他們發現劉立榮賺的比他們多,有同學認為是劉立榮負責的幾棟樓更好,要求調換。但結果,依然是劉立榮賣得更多。同學請教他秘訣,他說,賣食品自然要穿得干干凈凈,你穿臟兮兮的,誰愿意買你的?聽取了劉立榮的建議后,同學的“生意”果然好了起來。

1994年大學畢業時,同學們都面臨找個好工作的難題,但專業成績并不出色的劉立榮,卻得到了三家好單位的青睞,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與其他同學相比,他的學生推薦表填寫的極其認真和詳實。

劉立榮最終被分配到了天津有色金屬研究所,這是家老牌國企,當時的待遇非常不錯,作為重點大學的畢業生,工作幾年就有機會晉升為工程師,并分到房子。很多人都羨慕劉立榮捧上了金飯碗,但他們不了解劉立榮的“野心”。大學期間,劉立榮把大量的課余時間都花在了鉆研圍棋和閱讀商業傳記以及經濟管理類書籍之中,也正是這段時光,讓劉立榮養成了未來要縱橫商界的想法。

在金屬研究所待了不到一年,劉立榮就選擇了停薪留職。他說,他不甘心到50歲也就當個所長的人生。他決定南下廣東尋夢。

嶄露頭角

廣東是我國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90年代,廣東已經有了一批名震全國的企業,但要說名氣最響的,當屬飲料行業的健力寶和電子產品行業的小霸王。“玩著小霸王,喝著健力寶”是中國一代人的記憶。

劉立榮決定求職小霸王,除了因為名氣大,待遇高,還因為1994年的“中國圍棋霸王賽”,是由小霸王冠名的。劉立榮認為企業能贊助圍棋賽,領導一定很喜歡圍棋。小霸王的老總段永平確實喜歡圍棋,但是卻沒機會跟劉立榮對弈,因為就在劉立榮入職前,他辭職了。

段永平為小霸王的崛起立下了汗馬功勞,他接手小霸王時,公司還是一個年虧損200萬的小廠,但3年之后,他將這家企業變成了年收入超過10億人民幣,市場份額逾80%的行業霸主。公司賺了大錢,員工的待遇也得到了大幅度提升,經銷小霸王的代理商也發了大財,但功臣段永平卻沒有實現財務自由。他向怡華集團多次提出股份制改革的申請,但均遭否決。段永平一氣之下,跑到與中山一江之隔的東莞長安鎮,成立了步步高電子有限公司。段永平的出走,帶走了小霸王一批優秀的中層干部。后來這些人,很多都成了如今“名動江湖”的企業家,比如OPPO的陳明永、VIVO的沈煒、步步高教育的金志江。段永平等人的出走,也為新入職的劉立榮帶來了職場上升機遇,當然這些機遇完全是靠劉立榮自己努力掙來的。

劉立榮非常勤奮,也非常能吃苦,在小霸王期間他幾乎每天都是早出晚歸。1995年6月的一天,技術主管讓他和同事各自設計一套程序,同事一個晚上就完成了,但劉立榮卻到第二天下午還在辦公室埋頭查資料,等到設計完成后,他又將程序檢查了幾遍,確認沒有瑕疵后,又重新將圖紙抄寫了一遍。等一切干完,他已經兩天一夜沒有合過眼。努力沒有白費,領導看后,認為劉立榮的圖紙一絲不茍,做事踏實,令人放心……而對他同事的評價卻是,雖然專業扎實,但潦草、臟亂、對工作顯得毛躁。

劉立榮向來注重細節,比如在一些報告單上簽名,他會提醒同事不要簽得太大,要把醒目的地方留給領導。有一次公司車床出現故障,經過排查,發現是起落架的插銷沒有拔出。故障排除后,劉立榮特意寫了一份標準操作規范貼在機器上,不但寫清不要忘記拔插銷,而且對插銷要怎么拔,拔出后后退幾步,放在何處,都寫得清清楚楚。同事們認為這是多此一舉,因為大家已經有過教訓,自然記得住。但公司副總看到后,很高興地說:“寫得很好,如果都像你一樣,留下注意事項,新員工就會避免犯同樣的錯誤。”

僅僅加入小霸王半年之后,劉立榮的能力和努力,就得到了小霸王繼任總經理楊明貴的賞識。他認為,劉立榮辦事認真細致,經手的事情很少出錯,于是直接提拔這個24歲的年輕人擔任生產管理部長。不久后,公司還獎勵了他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

1997年,楊明貴離開小霸王創立了金正公司轉做VCD,臨走時他特意帶走了自己非常器重的劉立榮。就這樣,還不到25歲的劉立榮就“少年得志”,成為了金正公司的常務副總裁。

創辦金立

1993年,安徽現在集團總經理姜萬勐將MPEG(圖像解壓縮)技術應用到音像視聽產品上,研制成功了一種全新的物美價廉視聽產品,這就是世界第一臺VCD。VCD是當時家電產品中唯一由中國自己創立的產品,被認為是上世紀末消費類電子領域里,中國可能領先的唯一機會。

從1995年開始,中國的VCD市場迎來了爆發式的增長,當年VCD全國銷量60萬臺,到1996年猛增到600萬臺,1997年銷售達到了1000萬臺……從來沒有一種家電產品像VCD般席卷全國。

楊貴明正是看準了這股大潮,所以帶著劉立榮創辦了金正公司。金正公司憑借強大的廣告攻勢和過硬的質量,很快躋身一線陣營。“真金不怕火煉——金正VCD”“蘋果熟了——金正VCD”的廣告語,一時間家喻戶曉。

作為公司的常務副總裁,劉立榮為金正的發展,拼盡全力,立下汗馬功勞。有客戶深夜到廣州,他會開車連夜去接對方。同事認為,作為副總沒必要親自去,但劉立榮卻說:“如果接他,在這個小細節上讓客戶滿意,能給公司帶來效益,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做呢?”

2000年時,臺灣順翔派一個副總裁來大陸洽談合作,當時競爭對手有四、五家,金正沒有什么優勢。但當得知對方喜歡坐火車,而不喜歡坐汽車時,劉立榮再三給公司訂票的文員叮囑:“從東莞去廣州,你一定要給他買靠右邊窗口的車票,這樣他坐在車上就可以看到鳳凰山;如果他去深圳,你就要給他買左邊靠窗的票,因為鳳凰山在他左邊。”

后來對方無意中得知情況,大為感動,將本已準備交給別的公司2000萬的訂貨單,交給了劉立榮。當年,劉立榮憑借著自己的勤奮、努力、細心、認真,搞定了200多家經銷商。到了2001年,金正全年銷售額已經超過5000萬,對未來的發展,劉立榮信心百倍。

在如日中天的金正集團考慮登陸資本市場時,公司卻接連遇到“麻煩”,先是牽扯進了一宗影碟解碼芯片走私案,隨后又陷入股權糾紛。結果創始人楊明貴后來遠走海外,而劉立榮也被監視居住,直到2002年4月才重獲自由。

這一年,劉立榮三十歲,雖然人生小有挫折,但他已經聲名在外。作為一個赤手空拳奮斗的青年人,他見過足夠大的場面,也經歷過大風大浪,這讓他擁有遠超同齡人的自信。他相信憑借自己的能力,是可以干出一番事業的。當時,影碟機市場由于惡性競爭,已經大不如前,金正昔日的很多經銷商建議劉立榮做手機。而劉立榮也覺得手機不會像VCD一樣突然消失,只會不斷更新換代,是個長久的事業。他決定創業做手機。

聽說劉立榮要創業做手機,當時金正200多家的經銷商就來了150多家,搶著要投資,原定的4000萬資金,一周就收到了2億多。2002年,劉立榮從金正和自己名字里各取了一個字,創辦了深圳市金立通信設備有限公司。

功成名就

劉立榮創辦金立時,正是國產手機“第一次逆襲”的時期,根據信息產業部統計,2003年國產手機銷量占到了市場的54.7%,波導、TCL、夏新、首信等國產品牌,都是手機市場響當當的品牌。但由于缺乏核心技術,質量問題頻現,這批國產品牌最終只是曇花一現。

而劉立榮從一開始就意識到了中國手機在技術上的短板,特別是金正當年之所以涉嫌走私影碟機的解碼芯片,核心原因就是缺乏研發能力。所以金立成立之初,劉立榮就投資1億元,成立了金立通信研究院,做自主研發創新。

在那個技術匱乏的年代,金立手機用大喇叭、大電池等最實用的功能征服了市場。2003年,金立手機銷量突破百萬大關,銷售額達到8億元,2004年銷售手機170萬臺,銷售額翻了一番。不過這兩年,金立還只是一個為天時達代工的產品制造商。到了2005年,在研發和渠道上已經做好充分布局的金立,從幕后走向了臺前。2006年憑借劉德華與馮小剛聯合拍攝的一部廣告片,金立手機迅速火遍了大江南北。

也正是在這一年,諾基亞、索尼愛立信、HTC等海外手機巨頭開始大舉反攻中國市場,此后TCL、聯想、科健、夏新、波導等國產手機市場占有率大幅下滑。但主打“實用、方便”的金立手機卻逆勢增長,2006年銷售量達到了300多萬部,凈利潤超過2個億。

2007年,劉立榮還非常有遠見地布局印度市場,與印度手機制造商Micromax合作,為其貼牌生產手機,這也為后來金立手機一度在印度市場穩居中國手機銷量排行榜第一,奠定了基礎。而這一年,喬布斯才發布了第一代iPhone,魅族的黃章還在搗鼓MP3,小米雷軍在搞軟件,OPPO的陳明永一年后才拿出了自己的第一款手機。

憑借自建的研究院和工廠,特別是強大的代理商體系,金立手機成了市場上的一匹黑馬。從2006-2009年,金立穩居國內手機市場線下市場第一名。2010年,金立手機達到了一個新高度:市場規模位居全行業第三(僅次于諾基亞和三星),國產手機第一。2011年,金立手機的全球出貨量已經超過2100萬臺,成為國內開放市場和海外ODM市場份額最大的本土手機制造商。媒體對此評論說,毛頭小伙劉立榮戰勝了很多老牌企業家。而劉立榮說,很多企業家做得很好,可以學習,但沒必要崇拜,“好像對我來說沒有‘崇拜’這個詞”,說這句話時,劉立榮露出了“少年得志”的神態。

對一個30多歲的年輕人,創立了一家知名企業,領導著很多比自己年長的員工,干出了聯想、TCL都沒取得的成績,劉立榮確實有驕傲的資本。功成名就后的劉立榮,把企業交給了職業經理人,自己過起了半隱退的生活。但此時,手機市場卻已發生巨變,而金立和劉立榮還渾然不覺。

輝煌不再

2010年,在iPhone的影響之下,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呈現出爆發增長的勢頭。而金立還沉溺在過往的成績中無法自拔,電視上到處播放的還是金立語音王的廣告。市場的變化,似乎對金立并無太大影響。進入2011年,金立的銷量依然維持著高速增長,但到當年10月銷量卻急轉直下,金立的功能機出現大量庫存。意識到市場已經變了“天”的金立,迅速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款智能手機,但由于機器外觀比較丑,手機比較厚,市場反應平平。而此時,小米、魅族已經爆紅市場,中興、華為、酷派、聯想也加大籌碼,布局智能手機市場。作為功能機的代表品牌,金立給人一種過時的感覺。意識到問題后,金立開始謀求向年輕化轉型。

2013年,金立推出定位年輕時尚人群的子品牌ELIFE。ELIFE系列主打年輕時尚“外觀好看、超薄型、拍照很給力”。金立邀請了尹恩惠和阮經天做代言,直接對準了18到30歲的年輕人。為了吸引更多年輕人關注,金立還大量贊助《真聲音》《笑傲江湖》《四大名助》《跨界歌王》等熱門綜藝,年底金立還花了1.5億冠名了《中國好歌曲》第二季。

同樣在2013年,金立又推出了一個純互聯網品牌IUNI,并喊出了“以小米反小米”的口號。IUNI品牌的團隊,是一批從各大知名互聯網公司中走出來的創業者所組成,涵蓋了產品設計、ROM研發、電子商務、數字營銷和社區運營等不同領域。

但這兩個定位年輕人的品牌,都沒有給金立帶來想要的結果。特別是IUNI三年換了三位CEO,產品理念也從最初的“有為青年”,到后來的“女性手機”,再到“純簡白”,最終銷量不過數萬。金立卻為此先后投進去8個億。

在公司產品轉型的關鍵階段,劉立榮卻很少露面,全權負責的是2011年加入金立的總裁盧偉冰。劉立榮本人據說去做了段時間房地產,他用7億元資金拿下了前海金立大廈地塊,大賺了一票。但賺錢已經不能讓劉立榮感受到成就感,2015年12月,半隱退的劉立榮重新出現在了金立工業園。

回歸后的劉立榮砍掉了ELIFE和IUNI兩個品牌,重新梳理了產品線,并確立了金立“重回老路”的發展戰略,即以傳統的續航和安全等功能作為新產品的主要賣點。為提升品牌形象,劉立榮又在營銷宣傳上投入重金,這些舉措,也收到了效果。2015年,金立銷量增長107%,達到了3000萬臺;2016年金立出貨量進一步提升到4000萬臺,排在國產品牌第五名,與第四名的小米也僅有200萬臺差距。金立手機似乎將重新崛起。

但2017年,一條消息突然引爆網絡,金立供應商歐菲科技聲稱,由于金立累計拖欠歐菲科技6.26億元供貨款,歐菲科技已經向法院申請對金立公司進行財產保護,對金立旗下兩處物業和3%微眾銀行股權進行抵押。得知消息的其他供應商也紛紛跟進,在要錢無果的情況下,將金立公司告上了法庭。金立公司資金鏈斷裂,手機銷量大幅下滑,公司也開始大規模裁員。

不過令人疑惑的是,根據公開數據顯示:2016年,金立營收達到270多億,凈利潤達到了13.3億,現金余額為7.3億;2017年上半年,金立營收則為150多億,凈利潤則為7.6億,現金余額更是達到了10.3億。一家經營業績良好的公司為何會在瞬間走向“休克”?

劉立榮解釋說,是因為2016、2017年,金立在營銷費用上投入60多億,外加三年來對外投資的30多億,造成了公司資金鏈的危機。但他這套說辭,卻被股東所質疑,有知情者透露:“2016年廣告投入費用大概10個億左右,2017年只有7-8億的預算,下半年都沒花完就出事了。”而此后一個更爆炸性的消息傳來,有媒體報道稱,金立的危機是因為劉立榮在塞班賭博輸了100億。金立官方立即進行了否認,但有知情者透露,劉立榮在塞班島,曾經一把就輸掉了7億美元。劉立榮后來也承認了賭博行為,他說自己沒有別的收入,從公司拿錢是有些公私不分,他說沒有100億,只有十幾億。

在金立陷入債務危局之后,劉立榮對媒體表示,“我不會跑路,債務會一步步償還,金立對解決這次危機是有信心的,希望能有一個寬松的環境來解決問題,甚至在必要時可放棄金立的控制權。”但沒過多久,他就去了香港,再也沒有回來。而金立如今也走上了破產重組的道路,重組顧問給出的數字是金立負債281.7億元,比劉立榮聲稱的170億,高出了110億。

結語

在梳理劉立榮的人生軌跡時,筆者忍不住想,如果劉立榮更早一些入職小霸王,更早一些遇到段永平,或許在傳奇商業教父段永平的“本分”商業思想(做人要有原則,做該做的事,守得住初心)指導下,他應該不會涉嫌走私影碟機芯片,不會在市場轉型期去做地產生意,更不會拿公司的錢去做賭博……他的人生軌跡,或許是另外的模樣。但歷史不能假設。

賭博看似是導致金立困境的直接原因,但往深層次的想,為何一位青年才俊,敢于拿自己的事業去做賭資?為何會有這樣的奮不顧身與膽量?我很認同一個觀點:劉立榮的人生太順了,路走得多了,走得開了,自然會滋生驕傲,這樣驕傲,常人都難以避免,而接連不斷的成功往往預示著警覺的失位,而從不崇拜別人代表著自我的崇拜,這也成了劉立榮“豪賭基因”的源頭。

網上曾有一篇關于劉立榮的文章,標題是《昔日大學上下鋪,人家現在為何住別墅》,內容介紹的是劉立榮與一位大學同學,倆人一起上學,一起工作,但多年后,那個同學還只是個技術員,抽著7元錢一包的紅雙喜香煙,擠公交車上下班,而劉立榮已成為億萬富翁,住著別墅,開著奔馳。如今這個故事有了新的結尾:開奔馳的劉立榮,沉迷賭博,公司破產,身負百億債務,而他那個同學依然平靜幸福地過著平凡的生活。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