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游戲就能賺錢?電子競技是下一個創業機會嗎?

2019-08-22 09:56 來源:互聯網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馬它它

  來源:蛋解創業(ID:manjiechuangye)

  “你喜歡電子競技嗎?如果你真的喜歡,那就把這一切當做是榮耀,而不是炫耀。

  今年夏天一部名為《全職高手》的電競題材電視劇突然刷屏。教科書級別的電競高手葉修,因為“沒有商業價值”遭到俱樂部的驅逐,淪落為網吧網管,后來奮而帶著新的伙伴和團隊一起戰斗,重回電競賽場。

  電視劇里面的電競高手不但坐擁粉絲迷妹,還有巨額獎金,小編看得熱血沸騰,恨不得馬上辭職,畢竟當年也是祖安一個月上鉆石的老手嘛。 

  然而,游戲打的好就能當職業選手嗎?

  電競俱樂部和選手都靠什么賺錢?

  混得不好的職業選手到底有多慘?

  小商家可以利用電競淘金嗎?

  1  

  當電競職業選手和考重點大學一樣難

  很多人都想著,我學習不好不如去打電競吧!其實,圈外人士看職業電競的門檻似乎很低,但實際上它同樣需要天賦和努力,當上職業選手和考重點大學一樣難。

  首先,電競其實是一個運動項目,并不是隨隨便便打個游戲就完事了。他們也有自己的比賽,比如有電競奧運會之稱的WCG,由國家體育總局主辦的NEST,還有最近馬上就要進入決賽的LPL。

  作為正式體育競賽項目,電競同樣講究公平公正公開。像那些一刀99充值就能變強的網游,玄學抽卡的手游都不能算是電競,競技講的是玩家之間通過智力和體力的對抗決出勝負,在這里技術戰略決定命運,一個細節操作都能改變戰局。

  要成為職業電競選手,首先拼的就是“手速”,也就是所謂的APM值,指的是每分鐘操作的次數,比如鼠標點擊和鍵盤敲擊 。一般職業玩家的APM值都在280~330之間,能達到300以上的,也只有少數像人皇SKY這樣的頂級選手。業余選手能到達250算是高手,對于小編這樣的普通玩家來說,超過100就能捕獲3-5公里以內所有的小哥哥小姐姐。

  除了手速之外,他們還需要有快速反應和配合的能力。用哪個戰術,是茍還是拼,該玩閃電戰還是打持久戰,團隊競技的隊員需要有極高的默契。因此電競選手都需要進行高密度的訓練和整合戰術,每天十小時起步,十五小時也是常見,一周六天,除了吃喝拉撒就得一直坐在電腦桌前。

  訓練內容也不是我們想象的舒舒服服地玩游戲。選手經常要使用不熟練的英雄或者單一動作進行枯燥的反復操作,有些教練還會布置一些變態且奇葩的“作業”。比如玩吃雞(《絕地求生:大逃殺》),會要求選手在人最多最危險的主城跳傘落地,開局20分鐘內不能使用步槍和狙擊,不準使用8倍鏡,在這樣的要求下還必須要吃到雞,才算完成一次作業。如果訓練時間里無法完成,下課之后還要繼續“補課”。

  如此這般,就算成功混進知名俱樂部,薪水也不一定能馬上月入過萬。成為首發隊員,登上頂級賽事打比賽的精英選手還不到總數的10%,能拿下巨額獎金的更是少之又少。大部分俱樂部二線選手月薪在5000元-8000左右,三線直接跌到3000。而“青訓”階段的預備選手前期其實都是在倒貼錢。王者榮耀職業聯賽(KPL)的明星選手張宇辰(老帥),也在一次采訪里提到過自己剛入門的時候幾乎沒有工資。

  就算是每月薪資上萬的一線選手,也不是無憂無慮的。如果一直打不出成績,就很容易被戰隊解約。就算戰績還不錯,打不出廣告賣不了周邊,不能給俱樂部賺錢攢人氣,也可能陷入《全職高手》主角那樣的困境。

  隨時可能失業,是所有電競選手都要面臨的問題。

  2  

  吃青春飯背后的艱難

  電競選手的職業生涯極短,和那些正經體育運動一樣,電競選手比娛樂明星還要吃青春飯。

  有數據顯示,16至21歲是普通人反應速度的巔峰時期,也是從事電子競技的最佳年齡段。隨著年齡增長,手速和反應能力都會開始下降。而且由于長時間高強度訓練,頸椎病、肌腱炎、痔瘡這樣的職業病,還可能會讓他們提前退役。也許在我們開始投簡歷找工作的時候,他們已經退休回家喝茶了。

  大部分職業選手的退役年齡都在25歲左右。像《爐石傳說》這樣的電競項目會出現30歲以上的“高齡”選手,也是因為游戲自身玩法的特殊性。

  另外,為了追趕職業黃金期,大部分選手都會選擇放棄學業,沒有學歷的支持,出去也很難再從事其他高薪職業。而且,他們大多沒有五險一金的保障,也沒有退休金。少量自帶資源的明星選手能自己當老板,像被稱為“中國電競第一人”的人皇SKY,不但是WE俱樂部的大股東,還在前兩年下海創業,建立了專注電競設備的鈦度科技。

  但一般來說,普通的電競選手在退役后不是擔任教練或者賽事解說,就是成為主播。

  轉行當主播也并不是容易的事。如果是冠軍選手,因為自帶粉絲,往往只要開播就會人氣爆棚。比如作為IG退役最早的上單選手騷豬PDD,憑借極其幽默的說話風格與老練的技術,迅速成為熊貓平臺的一哥。在離開熊貓之后,加入斗魚的簽約費甚至高達4億。

  可如果不是一線選手,就算退役后成為主播,也只是在夾縫中生存。不僅干不過退役冠軍選手的技術,也拼不過美女主播的顏值。雖說解決溫飽沒問題,但始終是在走下坡路上越走越遠。更多的底部選手不得不“放下身段”,變成“代練”“陪玩”賺辛苦錢 ; 或是改行成為普通的“新藍領”。

  3  

  比炒股更燒錢的電競俱樂部

  如今,電競用戶總量趨近5億,產業規模將達到千億元,從業者超過44萬,并且還持穩健上漲的趨勢。國內媒體普遍看好,從業者收入也是水漲船高,越來越多的院校開設電競相關專業,就連打了十幾年“挖掘機哪家強”招牌的藍翔,都建立了自己的電競學院。

  這自然而來也吸引了大批投資者。其中的領頭人物“王校長”王思聰,不但砸錢創建了IG戰隊,將所有隊員的工資都提升到了行業頂峰 ; 甚至還親自上場打比賽,留下“出道即巔峰,巔峰即退役,職業生涯勝率100%”的電競傳說。

  建立電競俱樂部也不是光找一群網癮青年那么簡單。除職業選手外,戰隊里還會有教練、領隊、分析師。在生活服務方面也有專門的管理員、營養師和理療師,組織構成和正規的職業體育俱樂部幾乎沒有區別。想要組建一支一線俱樂部,光啟動資金就得200-500萬。

  前RNG俱樂部選手盧本偉(五五開)就在直播中“爆料”過,一支最低配置的LPL(英雄聯盟中國職業聯賽)俱樂部,1000萬的比賽名額,每個月至少20萬的員工工資支出,加上其他運營費用,一年的開銷至少需要1768萬之多。頂級俱樂部一年的花銷至少得四千萬起步。這還是16年在LPL聯賽改革之前的數字。

  LPL聯賽在2017年夏季賽改革進行聯盟化改革之后,固定席位,進行席位公開招標。取消了升降級的LPL聯賽席位被頂到了天價。LD俱樂部在17年回復微博網友關于比賽名額的問題時,就感慨說:“頭標九千多萬,我這輩子都沒見過這么多錢”。

  贊助商是俱樂部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他們提供的資金幾乎占據總資金的90%,有贊助商和沒有贊助商時選手的薪酬也大有區別。就和傳統體育一樣,皇馬巴薩球衣前方胸口經常有阿迪耐克,電競隊員的隊服上也會有一些贊助商的露出,包括在游戲內部的戰旗,團隊標識,甚至選手的ID上也會有曝光露出。

  比如LGD的DOTA2隊伍,在參加17年TI的時候獲得了哈啤的贊助,所以選手在比賽時都掛著哈啤兩個字。因為與電競有相似的用戶群,電商、視頻網站、汽車品牌以及啤酒飲料等快消品,是俱樂部贊助商的主要群體 。

  另外還有一部分是在轉播權,這是第二項收入。有點類似傳統體育NBA歐冠之類的頂級球類賽事,參與的俱樂部會得到大量的轉播權分成。像18年《無盡對決》的印度尼西亞的MPL比賽時,數十萬觀眾通過Facebook和Game.ly直播觀看比賽。Game.ly在贊助比賽的同時還與東南亞知名戰隊EVOS簽署了直播合約,為該戰隊提供了30%的總收入。但是這種情況在中國目前的電競項目里還是非常少見的。

  銷售周邊和外設是第三項收入,有些俱樂部還會在像淘寶京東這樣的平臺上有自己的電商。另外就是會承接一些商務活動,比如拍廣告,做代言,見面會。當然還有一部分來源自比賽獎金,但在層層分紅之后,俱樂部的分成只占到很小的一部分,甚至連交電費都不夠。

  有些俱樂部在早期,只能靠“賣隊員”來賺錢。類似NBA一樣,電競選手也有轉會費一說,明星選手的轉會費甚至能高達百萬到千萬。除了正常的挖角和跳槽,有一些創業型俱樂部會專門培養新人賣給其他戰隊。還有的就是戰隊在資金斷鏈之后,不得不走上賣隊員的道路。

  目前包括一線俱樂部在內,絕大部分的電競俱樂部都是無法盈利的。在高額的支出之下,俱樂部所有的資金收入都只是滄海一粟。一旦離開資本和贊助商,大部分電競俱樂部都只能艱難存活。

  4  

  小微創業者電競淘金

  在全民電競的趨勢下,你也許不能靠電競行業賺錢,卻可以賺電競用戶的錢。因為電競的受眾人群更加年輕化,付費購買的意愿普遍偏高,電競的帶貨能力和明星網紅不相上下。

  淘寶商城里,電競相關的商品銷量驚人,普通的鼠標掛上“電競”兩字也能多賣幾十塊錢。電競選手的粉絲和追星族一樣熱情,所以電競選手的粉絲周邊,也是一門搶手生意。

  越來越多的產業開始和電競搭上線,攀起了“親戚”。打累了能直接睡覺的“電競酒店” ; 脫胎于網咖,配備職業玩家與專業的教練,主打培養職業電競選手的“電競館”。像我們的“中年歌王”周杰倫,不但創建了電競館品牌“魔杰電競”,還開起了手游主題餐廳。

  對于小商戶而言,電競更是一個不可不蹭的熱點,不少店家都學會用電競游戲做營銷。比如按照玩家不同的游戲段位進行打折,比如有的規定“尊貴鉑金”段位消費者可享五折優惠,“最強王者”、“榮耀王者”等可享1折優惠甚至直接免單。除了按照段位打折之外,還有組隊PK贏大獎等新玩法。許多外賣商家會在比賽期間推出戰隊套餐,甚至在比賽期間根據戰局玩起了“RNG保雞,LGD辣雞”這樣的比賽梗。

  賣家賺錢,買家也能圖個樂子,和電競相關的營銷似乎更容易雙贏。

  電競雖然不是一條通往財富的高速路,但也讓很多人看到了時代的趨勢和行業的另一種可能。

  中國作為在海外電競用戶看來最具發展潛質的國家,電競選手不好做,卻未必不能做。電競俱樂部現在不賺錢,卻未必永遠不賺錢。有金字塔尖的輝煌,必然也有塔基下的寂寂無名。

  就像《全職高手》的主角葉修說的那樣:“其實出路到處都是,就看你有沒有能力闖過去。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