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時代商業模式的創新,是重要的早期投資機會

2019-05-06 14:49 來源:互聯網

編者按: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寬帶資本,作者田溯寧。

精華觀點:

1、 5G將讓我們更加深刻地認識自然界及人類本身

主機時代出現了記錄關鍵時刻、關鍵交易的數據——Data of Transaction;互聯網時代出現了記錄情緒、狀態的數據——Data of Sharing;5G時代將出現第三種類型數據——Data of Observing。這種客觀且難以篡改的數據將幫助我們更加深刻地認識自然界以及人類本身。

2、5G時代商業模式創新:走向行業運營,走向客戶運營

我們不光要談速率多快,連接多好,更應該想到5G時代新的商業模式是什么樣。5G時代商業模式的核心,一方面是走向行業的運營,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走向客戶的運營——怎么變成Customer Operator,圍繞Customer不同的時刻、不同的場景,提供不同的服務。

3、5G時代計費模式轉型:從Volume到Value

5G時代,計費模式應該從流量走向價值,從Volume走向Value。Value本身又跟時空有關。不同的場景,不同的應用頻率,以及不同的時延、安全的保證,將來都應該有不同的價格和計費的機制。

01.5G能帶來什么,能顛覆什么?

計算機出現的本質是對世界的一種處理,把很多東西記錄下來。當IBM發明主機的時候,整個的架構是記錄每一場交易,所以他的數據是Data of Transaction,比如我打了一個電話、完成了一筆存款,數據記錄了人生的關鍵時刻,只不過非常片段。

所以,主機時代人類對世界的認識是一種非常片段的但是關鍵的認識,也就是Data of Transaction,這時出現了第一種類型的數據。

在互聯網時代,我們很容易就能分享圖片、分享信息,這些數據大部分和情感有關,也就是Data of Sharing,我想把這件事跟你去分享。這類數據反映了狀態與時空,比第一種數據量大了非常多。

我們可以知道這個人在什么地方,給誰分享了什么,這是人類對自然界的第二種數據獲得。但實際上,我們對自然界的了解或是對客觀世界的了解還缺少一種特別客觀的數據。

5G非常大的一個野心是萬物互聯,我要連接各種各樣的客觀世界,我們的世界出現了第三種數據,一種非常客觀的數據——Data of Observing。一個攝像機在那,一個物聯網芯片在我的鞋里,我跑了多少步,在什么地方……我很難改變這些數據,它們是非常客觀的、大量的、持續性的一種數據。

當我們有這三種數據的時候:Data of Transaction是關鍵時刻、關鍵交易的數據;Data of Sharing是表現情緒、狀態的數據;再加上最重要的數據Data of Observing,我們對自然界的認識會達到從未有過的深刻。

從數據的來源、數據的類型和數據的廣度來看,5G如果能實現mMTC這個目標,實現machine to machine telecommunication這樣的交流,人類對自然界的認識能達到無法想象到的深刻程度。

我以前學生物學,最難學的一門課是植物分類,就是“界門綱目科屬種”,這個學科從達爾文開始已經存在了兩百多年。我當時學習的時候非常困惑,我覺得科學太不準確了,所有對植物這個復雜世界的認識只有靠標本實現。一個植物生長的不同階段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們只是在一個階段把花識別出來,就定義這是什么目什么科什么種。

我一直在想,未來每棵樹可能都有一個芯片,都能夠被觀測,將來一定會有樹聯網。在那個時代,我們對植物的認識比起今天不知道會客觀多少。

大家想想,我們人類歷史上的危機,很多都是靠植物化解的,比如奎寧的發明。未來5G改變生活,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就是數據將變得更客觀,連接將更廣泛。我們對自然界的認識,對自己的認識將前所未有的深刻。 

02.5G時代,運營商的出路?

這些年我也在反思自己在網通七八年有什么經驗和教訓,那時候小網通就是混合所有制。我在想另外一個問題,為什么比起IT公司、互聯網企業,全球運營商的創新力都不是太足,企業文化也不一樣。你到巴塞羅那去看,IT公司、互聯網公司和運營商的服裝不一樣,開會的形式不一樣,公司的管理架構也不一樣。

第一,全球所有的運營商拿到牌照的時候必須要有一大堆的監管責任,你要USO(普遍義務服務,Universal Service Obligation),你必須在北京建網,也要在西藏建網。你所有的網絡必須要適合各種各樣復雜的監管規定。

由于運營商太重要了,所以全球所有的運營商都要適合非常復雜的監管,非常復雜的普遍服務,同時要保證網絡7×24小時不能斷,所以造成整個公司的文化非常嚴謹,端到端的服務以不出事情,以mission critical(關鍵業務)為整個文化的核心訴求。當你建立這樣一個體系的文化,創新、風險在這里不能說不重要,但是很難。

第二,我最近常思考這樣一個問題,像吳鷹和Bill(黃曉慶)都在貝爾實驗室工作過很久,如果我們回顧過去五六十年代的歷史,人類最主要的創新都跟貝爾實驗室有很大的關系,半導體技術、Unix、激光、無線通訊等等。我們問一個問題,為什么貝爾實驗室有這么多偉大的發明?

我有一個未必合適的觀點:這跟AT&T運營商有關系,它與貝爾實驗室的距離很近但又沒那么近,運營商在運營過程中出現了很多問題拿到貝爾實驗室去研究,研究之后很快能去實踐。

然而今天我們的距離是很遠的,一個創新成果要到運營商去實踐很難,而今天的運營商也缺乏這樣的研發能力。在5G時代,運營商和研發的關系到底是什么?這也是一個非常大的課題,但是我目前沒有答案。

今天全球的運營商都在談論5G,我覺得5G商業模式是非常重要的問題。我們不光要談速率多快,連接多好,我們更應該想到在5G時代新的商業模式是什么樣。

5G時代當網絡一旦被切片化之后,可能會出現很多行業的運營商,一個運營商可能就是為機器人來用的,可能是分享,也可能是合資,或者是股權投資;一個運營商可能是為了支付用的;另一個運營商可能是為了把每只鞋連接在一起……會出現大量的vertical Operator。

03.5G時代有哪些可捕捉的計費新機會?

在AT&T那個時候,運營商實際上有最好的計費模式——按時空計費,打國際長途、本國長途、本市電話價格都不一樣。IP網絡出現之后,按流量計費取代了時空計費。我覺得在5G時代,就應該從流量走向價值,從volume走向value。value本身又跟時空有關。

我覺得不同的場景,不同的應用頻率,以及不同的時延、安全的保證,將來都應該有不同的價格和計費的機制。這里的空間是非常大的,包括商業模式的創新。

舉個例子來講,當5G能把每個停車場都布上傳感器的時候,這個停車場就知道你的車停了多長時間,車的大小,這臺車是不是老用戶,停車費是餐館來負擔還是運營商的流量來負擔。我們可以設想出許多復雜的計費模型,一個停車場加上傳感器再加上5G的NB-IoT,就能創造出非常多的商業模式。

這個商業模式的核心,一方面是走向行業的運營,另一方面是走向客戶的運營——怎么變成Customer Operator,圍繞Customer不同的時刻、不同的場景,提供不同的服務。

互聯網時代的創新很大程度上是商業模式的創新,雅虎開始的廣告,谷歌開始的后付費、search等收費方式的變革……

5G廣闊的時代才剛剛開始,需要創業者、運營商、新的設備制造者共同努力不斷把新的商業模式做出來。有人問我,5G時代的投資中哪個領域會有更大的創新,我認為5G時代商業模式的創新,會是新型的早期投資非常重要的機會。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