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達網科曝裁員 萬達網科為什么突然裁員

2017-12-29 13:29 來源:互聯網


王健林曾寄予厚望的萬達網絡科技集團,現在正面臨著生存艱難的局面。

12月28日,有知情人士對澎湃新聞表示,萬達網絡科技集團(以下簡稱“萬達網科”)從當天開始大規模裁員,據稱要從目前的6000名員工裁至300名,即只保留職能部門,這意味著網科人員將從最高峰削減95%。

口頭通知員工簽字離職,不簽的會將合同快遞到家

“今天一早到公司,上級領導就通知要裁員,領導和人力資源部門的人在房間里,把員工一個個單獨叫過去談話,并且告訴我們簽不簽協議都一樣要走人,不簽協議也沒用,公司會單方面終止合同。如果不簽的話,會把合同快遞到家庭地址。現在已經通知1000多名員工了。”上述知情人士對澎湃新聞表示,“集團現在不僅項目都停了,而且還拖欠供應商的款項。”

澎湃新聞獲得的這份《勞動合同解除通知》內容顯示,公司與員工從2018年1月1日起解除勞動合同,此外,萬達網科向離職員工支付1個月工資作為代通知金,支付2個月工資作為補償金,萬達網科為員工繳納的社會保險到2017年12月為止。

但對于繳納社保這一條,有萬達網科的前員工稱,在6月份離職的員工曾表示,之前萬達網科承諾社保交到下個月(即7月份),但實際上并未交足。

同時,萬達網科要求員工提交個人提交的辭職申請。內容顯示,“因個人原因,我要求從2018年1月1日起解除與公司于X年X月X日簽訂的《勞動合同書》,終止與公司的勞動關系,并終止全部的勞動待遇……即日起,我的行為與公司無關,不會發表對公司不利的言論等。”

勞動合同解除通知

勞動合同解除通知

辭職申請

辭職申請

勞動合同解除證明

勞動合同解除證明

協議

協議

“他們口頭上說簽不簽都一樣,并且沒有任何公司官方形式通知或者郵件通知,就是HR拿著協議找你一個一個聊,當面就說你只是個別情況。”該知情人士表示,“連領導都通知了,讓被裁的領導和普通員工談,萬達網科的整塊業務要砍掉。當時好多人都是被16薪(年收入=16個月月薪)忽悠進來的。”

澎湃新聞獲悉,目前還未簽署協議的員工有著“N+1+4”的訴求。該知情人士解釋所謂的N+1+4的意思是,N+1是裁員賠償,4是年終獎,也就是說一年有16薪。然而現在被要求在12月30日之前全部走人,也就是說員工根本拿不到年終獎的4薪。

澎湃新聞看到的已經簽署“辭職文件”的名單里,除了已經在萬達網科工作一年以上的員工,甚至在今年4月份、5月份新進來的員工也在其中,有部分員工已經簽署了文件并被標注為:2017年12月28日離職,在崗時間僅有半年左右。

此前曾有報道稱,萬達網科要裁員70%,裁員的標準是尚在試用期的員工沒有理由的一律不給轉正,直接走人;有審計問題的,比如在2016年雙十一中有刷單情況的走人;年終考核B以下的走人。

“考核標準一改再改,我的年中考核在B以上還是走人了。”前述知情人士表示,萬達網科在更改員工的考核標準上采取,如果原來是ABC檔次,C以上合格。但同樣的分數會改成A+、AB+,原來的A就變成了B+。

其實,萬達網科裁員的消息此前已經被爆出。

12月21日,萬達網科公有云服務板塊被爆出部分業務部門解散的消息。消息稱,萬達云公司銷售部、市場部、解決方案部等部門解散,解散的原因則是公司與IBM的合作談判并不順利。而僅僅在4個月前,萬達還公布了云服務在今年年底邀請試用的時間表。

澎湃新聞了解到,人員調整的消息基本可以確認,但并不清楚調整是否涉及公有云板塊所有員工。當時有萬達內部人士稱,這個(與IBM合作)項目仍在正常進行,下一步,萬達還將繼續推進IBM公有云技術在中國的落地。關于此次調整,是雙方在合作推進中,根據實際情況,在角色定位、推進節奏及責任義務作出的相應調整。

王健林曾宣布萬達網科要在2020年實現整體上市

萬達網科科技集團是萬達集團在進行第四次轉型時的成果。萬達網科旗下主要有四大業務板塊:包括數字商業、智慧生活、金融科技和公有云服務。

就在10月26日,萬達網科旗下的飛凡APP還進行了功能升級。彼時,萬達網科稱,飛凡APP發布以“逛”為核心定位的全新產品版本,引導用戶從單純線上“買買買”回歸線下“逛逛逛”的真實生活和社交體驗中。

2016年10月,萬達集團將萬達網絡科技集團從萬達金融集團中分拆獨立出來,分拆之后,原萬達金融集團旗下的保險、投資業務歸于新萬達金融集團,而旗下的飛凡信息公司、快錢支付公司、征信公司、網絡數據中心、海鼎公司、網絡信貸公司歸于萬達網絡科技集團。

萬達網絡科技集團總裁由原萬達金融集團總裁曲德君擔任。萬達金融集團董事長兼總裁由廣發銀行原董事長董建岳擔任。

按照網絡科技集團官網的介紹,網絡科技集團的愿景是將實業與互聯網結合,做成大型開放型平臺公司,以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場景應用等技術為實體產業實現數字化升級,為消費者提供生活圈消費服務。

此外,王健林更是為萬達網科組建了一支豪華的高管隊伍。

今年2月,萬達網科的高管團隊基本組建完畢,曾在北京銀行擔任副行長的趙瑞安任萬達網科副總裁一職;曾在谷歌擔任全球副總裁的劉允任萬達網絡科技集團副總裁兼首席運營官(COO);曾任微軟互聯網工程院副院長的楊曉松任萬達網絡科技集團副總裁兼首席技術官(CTO);曾任微軟大中華區副總裁的徐輝任萬達網絡科技集團副總裁;曾任VISA中國區副總經理的王濟濤任網絡集團高級總裁助理;曾任PayPal中國區首席財務官的梁嘉聲任網絡集團高級總裁助理。

此前曾有知情人士告訴澎湃新聞,王健林對網科集團的期望值是比較高的。但萬達網科的業務模式梳理的不清楚,除了金融科技板塊有利潤之外,其余的板塊業務一直都不清晰。

其實對于萬達網科業務模式的問題,王健林也曾在萬達集團2017年的團拜會上提過。當時王健林稱,目前除了網絡和金融公司(即萬達網科),其他公司的業務板塊基本成型,業務模式也看得清楚了。值得注意的是,王健林在當時就強調,2017年將是萬達網科關鍵的一年。

數據顯示,2016年,網絡集團收入41.9億元,完成計劃的103%;金融集團收入213.5億元,完成計劃的127.7%。王健林在2016年萬達集團的年會中的講話中表示,2017年網絡集團收入要達到65億元,金融集團收入達到265億元。

王健林對于萬達網科的期望不僅停留在簡單的收入要求上。

在萬達集團2016年的年會上,王健林表示,集團批準了萬達網科2017年至2019年的發展計劃,同時批準五年資金計劃。按照這個計劃,萬達網科要力爭2018年實現整體贏利,2020年利潤過百億,實現萬達網科的整體上市。

的確,王健林在為萬達網科尋找資金。

王健林曾表示,萬達網科計劃募資100億元,在2017年上半年要完成示范項目和估值評估報告,三季度開始私募。王健林稱,“要找好的投行和投資人,不是完全找朋友圈,不能完全找財務投資人。”

愿景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9月份,澎湃新聞從知情人士處獲悉,萬達網絡科技集團推遲原定于今年進行的15億美元融資方案,時間推遲到至少2018年年初。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