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是該兼聽各方意見還是兼顧自己心聲

2019-05-31 21:21 來源:互聯網

從小到大,我們會聽到來自各方的聲音和觀點,教我們如何做事,怎樣為人,但似乎聽到的越多,我們反倒越容易迷失自己,越難把握自己的分寸和尺度。

創業何嘗不是如此呢?創業之初,創業中遇到困難,總是有各方的意見,最好的狀態是聽所有人的聲音,然后做自己的決定。也就是說,要兼聽各方的意見,保持達觀;同時要兼顧自己的心聲,選擇中道。

一個人如何借著自我覺察如何應對各方的評價,來趨近達觀?

什么叫做自覺,自己對自己的覺察,自己對自己的了解,自己對自己的客觀公正,不抱偏見的評價。強調自覺,并不是要否定他評,強調人要認識我自己,并不是說人不應該認識這個世界,要把所有的精力都要放到自己身上,并非如此。當兩樣事情都同樣重要的時候,那么強調什么東西,就取決于當下的這個處境。

很久很久以前,中國古人他就特別注重明心見性,注重自我認識。讀讀陶淵明的詩,謝靈運的詩,你就知道他們已經達到了一個明心見性、自我認知的最高高度。在當時的年代,在久遠的那個年代,當時的人們忽略了去看大千世界,看這個風起云涌的變幻的世界,所以處于那種困境之下,當時的時人就提出來要開眼看世界,于是人們的目光從自我放向全球,開始去關注自我之外的這個外部世界。

今天,我們大部分的時間是在關注這個世界,你打開你的微信也好,微博也好,其實都是在看別人的事。美國怎么樣了,英國怎么樣了,明星怎么樣了,我的那個他怎么樣了,隔壁的那個他怎么樣了。

有一段時間,我在國外訪學的時候,我也難得打個電話回國,然后打給我一個同事,我同事第一句話是:“你知道嗎,誰又錯過頭條了。你知道嗎,誰誰誰又八卦了,就發生了一些奇妙的關系。誰誰誰怎么樣怎么樣”。都是明星的事情。然后我當時就蒙在那里,緊接著問了他一句,跟你有關嗎?你是沒事做了,一天到晚就這個那個怎么樣了。

現在這個世界,這個時代,幾乎所有人都把大量的時間放在關注別人的生活。我們當中有多少人,醒著的時候,12小時里面有沒有過12分鐘,是徹徹底底靜下心來,跟你自己相處的?人的一生當中,醒著的時候這么多,有沒有十分之一的時間拿來探索自己,發現自己,關照自己?現在很少有人靜下心來,看看他自己,問問他自己,了解一下他自己。我們大多數的時間都放在了認識這個世界,我們很少有時間,拿來探索我自己,探索我的這個小宇宙,了解我的內心世界。所以強調這個東西,就是因為it’s the time,時間到了,該回來看看自己,該好好了解下跟自己相處了十幾年、二十年的這樣一個自我了,這樣一個將要相伴后半輩子的終生伴侶了。

強調認識我自己,不是說讓大家只要看自己,不要看這個世界,不是這樣。看世界是重要的,我們要認識這個世界,同時不要忘了探索你自己。重要的不是舍此即彼,重要的是要保持平衡。認識世界,認識我自己,保持平衡。一個完整的人,他一定有兩只腳,認識世界,認識我自己。一個完整的鳥,一定有兩個翅膀,理性,感性。你缺了其中一個,你都是殘缺不全的,你都不是健康的,你都不可能活得很美好,因為你都會失去人生的平衡。重要的是,盡力達觀,保持中道。什么叫中道,不偏不倚,不是讓你做老好人,這也好那也好,是不偏不倚,找到屬于自己的恰當的比例。理性,感情,找到恰當的比例。認識世界,認識我自己,找到恰當的比例。不是只要這個不要那個,而是什么都要,但是保持平衡,保持中道。

要認識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是美好的。要熱愛這個世界,因為你的熱愛,會讓這個世界更加美好。但與此同時,不要忘了,要認識你自己,因為只有在認識你自己的基礎之上,你才能夠恰如其分、更有效的愛你自己。所有很多時候,你看看你到底是主人還是奴隸,到底你是你手機的主人,還是奴隸。我發現現在看手機已經變成人吃喝拉撒之外的第五種本能,就不是你想或不想,不思量自難忘。你很多時候就是出于一種習慣性的下意識的動作,如本能一般。但你有沒有考慮過一個很奇怪的現象,當你拿起手機,當手機屏幕是暗的時候,它像一面鏡子一樣能夠照到你自己。手機一亮,你看到了整片世界,但你再也看不見你自己了。我希望你能成為你手機的主人,你想用它的時候,好好享受它,但是不要讓它利用了你,主宰了你,盡量不要這樣。

他評跟自覺同樣重要,不可不信,不可全信,互為參考,兼聽則明,偏聽則暗,在認識我自己,包括做人生的重要選擇的時候。這是我自己的那個處事方式,聽所有的人的話,但是做自己的決定。你可以去征求你媽媽的意見,你的好朋友的意見,你的室友的意見,你的老師的意見,這些人,當你去征求他的意見的時候,你一定是出于一份信任。聽這些人的話,我說的聽也指的是傾聽,真正用心地去聽他的話,懷著信任去聽他的話,懷著真誠去鄭重地考量他們給你的意見和建議,但是做自己的決定。

希望你們在做決定的時候,做自己決定的時候,不管你是不是采用了這個人的意見,還是否定了這個人的意見。我希望你不是因為賭氣,不是因為要證明你自己,不是因為耍酷,不是這樣,我希望是因為你真正了解你自己,你知道那是你想要的,你知道那不是你想要的,你知道那將付出什么,你知道你愿意付出什么,然后你知道你這樣選擇之后,你是心安的,你不會后悔。我希望你們做決定的時候是這樣的。

順便提醒大家一句,年輕人容易走極端,不管去理解一個觀點也好,去做一件事也好,去做一個選擇也好,盡量不要走極端,盡可能把走極端當成你最后一個不得不的選項。我有個朋友跟我講,辦法總比困難多,你覺得好像沒有辦法了,必須要走極端的時候,請你挺住,忍住,再等一等,也許柳暗花明之中,還是有一個辦法,不需要你走極端。我們特別聰明的腦子,不應該用來走極端,而應該在看似應該走極端的情況下,挖掘出第三條路。人的智商就應該體現在這種時候,不是嗎。而且坦率的講,極端都是片面的,走極端其實是沒有什么技術含量的,走極端太容易了,走中道才叫真的難。

很多時候,我們過去說什么出世也好,入世也好,你徹底出世,出家了,其實這也挺容易的,什么都不管了。你徹底入世了,完全在陷入功利場當中,這個也挺容易的。最難的就是以出世之心經營入世的生活,最難的就是入世的做事,出世的處事。所以最難的是,在兩者之間,達到一條中道,在兩者之間,達到一種平衡。

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這個故事當時給我的啟發很大,講鄭板橋有一次跑到山東萊州云峰山去觀摩鄭公碑。因為觀摩了很久,欣賞了很久,夜色已晚,他下山的時候就住在了山下一個老書生的家里。這個老書生自稱叫糊涂老人。鄭板橋學富五車,他跟糊涂老人在交談之間,發現這個老人言談舉止不俗,非常高雅。兩個人相談甚歡。老人家里放了一個特別大的硯臺,大到像那個方桌這么大,石質細膩,雕得非常精美。當時鄭板橋就在旁邊贊美這個硯臺。

老人就說:“哎呀,如果你不嫌棄,就在這個硯臺上提一行字吧。我們相逢是緣,題一行字吧。”然后鄭板橋當時呢就拿出了筆墨,然后就開始題字,提的就是“難得糊涂”四個字,然后提完之后,蓋上了自己的大章。這個大章真的太酷了,叫做康熙秀才雍正舉人乾隆進士,古人就愛炫,當時就覺得應該贏得一番贊美,結果也沒人贊美。寫完之后,發現這個硯臺很大,像方桌這樣大,還有很多空間,來而不往非禮也,當時鄭板橋就對老人說:“還有很多余地,要不您也,您也提幾行字吧。”

這個也就沒有推卻,題了“得美石難,得頑石尤難,由美石而轉入頑石更難。美于中,頑于外,藏野人之廬,不入富貴之門也。”題完這行字之后,老人也拿出自己的大章,蓋了一下,上面寫的是院士第一、鄉試第二、殿試第三。鄭板橋鎮住了,知道這是一位情操高潔的退隱江湖的官員,頓生敬佩之意。人家不邀請他,他就決定一定要把前面那個丟人的東西給扳回來,所有他后面又提了一行字,“聰明難,糊涂尤難,由聰明而轉入糊涂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安心,非圖后來報也。”為什么要說這個故事,是為了要講人要保持達觀,要保有這種真性情,美石和頑石要保持平衡。

我發現我的身邊就有很多這樣的人,讀了幾年書之后,他知道一個有文化的人是什么樣的,但他很多時候就不知道一個人應該是什么樣的。我不是開玩笑,是真的。我舉個一個美石和頑石兼容并蓄在一個人身上的例子。我認識一個老爺爺,這老爺爺70多歲,原來是圣約翰大學的,那么也算是塊美石吧,被Light and Truth熏陶過的這么一塊美石。這個是個藝術家,小的時候練了一點太極拳。我一直覺得太極拳是一個花拳繡腿,結果有一次我跟他兩個人在公園里面,就在上海的某個公園里面,我們在散步。很多年以前,一個小偷偷東西,然后偷了東西就在那跑,那個老爺爺,我才發現原來練太極拳可以輕功如此了得,70歲,我在后面趕得是累死累活的,那個老爺爺上去之后就噌噌噌,一指封喉,就把那個小偷按在墻上,然后讓小偷把什么手機給交出來。我當時還記得那個招式,一指封喉,這個就是我覺得美石加上頑石的一個完美的體現。

我說的頑石不是說他會武功這個是頑石,而是指人在這個關鍵時候,不是通過理性來分析,追還是不追,追得上還是追不上,要回來會怎么樣,會不會被訛?你要是這個時候我跟你講,你真是書讀呆了,你不是美石,你是塊劣石。美石加上頑石,集聚于一身的時候,他是個了不起的有文化的人,同時他是個了不起的人。

如果你在一個弄堂里面,一個小混子,一個小痞子出來,拿了把小刀對著你,把錢給我交出來,你肯定是命比較值錢,錢算什么,交吧,肯定是這樣。我認識一個老太太,也是有文化的,就是碰到這么件事,人家那個反射弧是很短的,噼里啪啦一頓,拿著自己的手提包,就一頓狂扁,然后就把小偷打趴在地上,刀也掉了。不是開玩笑,是真的。所以我覺得由美石入頑石尤難,你能夠被熏陶得非常有文化,非常有風度,然后非常有學養,但是我希望你們不要喪失與生俱來的率性,與生俱來的俠義,與生俱來的血性,與生俱來的野性。

野性這個詞是很高級的,你知道嗎,創造力就來自于野性。什么叫創造,就是你制造了一個從未有過的東西,那還不夠野嗎?還有就是不要讀了讀了書,知識越來越豐富,看過的東西越來越多,會說的那個道理越來越大,但是你會發現竟然變得不通人情,竟然不懂尋常生活之滋味。那你這個讀書真是,不應該讀,你糟糕就糟糕在讀了幾本書。經過了長期教育之后,還是能夠有俠骨,還是能夠有柔情。不失俠骨,不失柔情。所以有的時候呀,現在還出現一種辯論,叫路上碰到陌生老人扶不扶,這種東西需要辯論嗎,還需要說一番道理告訴你應該要扶一個倒在地上的老人,不丟人嗎?

第二句話,聰明糊涂,聰明指的是什么,智商。糊涂指的是什么,胸懷。糊涂這里指的不是你智商不高,糊涂這里指的是你不計較。所以聰明智商高,很好,不計較很好。如果你是個聰明人,你還是個不計較的聰明人,高上加高,好上加好。所以很多時候,我們都覺得聰明和糊涂是矛盾的,不是這樣的。你的所有的聰明,應該為你的胸懷服務。你應該有一顆聰明的頭腦,同時要有一個寬厚的胸懷。那你的聰明的頭腦,是為了讓你寬厚的胸懷能夠得到更好的實現。

什么叫做讓你的聰明的頭腦,讓你的寬厚的胸懷能夠得到更好的實現。比如說你要對一個人好,真正要對一個人好,是應該不圖后來報。你要是還計較他后來要報答你,還計較他當時應該給你一個笑容,給你一個謝謝,坦白講,那就是以善易善,是一種交易而已。真要對一個人好,就不要計較得失,就是對她好。他對你好,你對他好。他對你不好,你還是對他好,不要去計較,否則就是交易。所以真正對一個人好,要好的看不出來,要好的讓他沒辦法回報你,那是真是對一個人好。你幫助了一個人,也許他會有心理負擔,他就覺得我就從別人那里得到了好處,心理負擔,我以后應該做出怎樣的犧牲。何必給他這樣的麻煩,你要幫他就讓他過得輕松一點。得到了你的幫助,并且得到你的幫助之后不用去考慮以后回報你。所以你的聰明的頭腦應該幫助你的那個寬厚的胸懷變得更寬厚,給你一些得法的地方,讓你的寬厚變得更自如。

看似很多矛盾的東西,理性,感性,知性,血性,聰明,糊涂,美石,頑石……諸如此類,看似很多矛盾的東西,矛盾都是人為制造出來的,不要陷入這種人為制造的矛盾,去尋找他們的共性,去尋找看似矛盾的事物當中的一些溝通之處。做人要做到達觀,盡可能走中道。好的東西都要吸收,讓他們相互滋養。

理性與感性,知性與野性,聰明與糊涂,這些看似矛盾的對立面,其實每一個都是我們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必要營養,否則整個的人生都會因為失去了平衡,而變得營養不良。不要執著于他們之間的差異,努力去發現他們之間的共性,這份心態,便是達觀。凡事不要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盡力保持一個不偏不倚的立場,去摸索在這黑白之中,彼此之間那個微妙的平衡點,這種意識就是中道。嘗試去修煉自己的達觀之心與中道之路,相信這會幫助我們在紛亂的生活中,獨辟蹊徑,找到一種高妙的應對方式。在復雜的關系里,依舊能守住一個單純的自己。在今天這個辭舊迎新之際,愿我們每一位聽眾除了收到更多的紅包,攢到更多的福氣,更能耕耘和收獲這份寶貴的達觀與中道。

延伸 · 閱讀